汉地佛学之挽歌——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现状之比较


  • 汉地佛学之挽歌——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现状之比较
      
      一、中国汉地佛教现状:人,法两乏。
      1、法乏,有法理,法义,缺事,行入之方便系统。禅宗向所谓以心传心,不立文字为其宗,高妙绝伦,所谓若有杀人本领,寸铁即可,单刀直入,言语道断。遂于黄金唐宋将佛学推向了从来没有过的颠峰,然而物有其利必有其弊。禅宗所谓以心传心,则必由得道之士接引利根后学,待见性之后再授以悟后起修之口诀,比如六祖三更得五祖之密授,隐身十数年潜修,由大机得大用,遂立道场广接后学,而后一花开五叶,道果自然成。六祖实为中国佛教第一人。而宋后则日益衰落,具契合禅宗教法之人才越来越少,禅宗开始走下坡路,待得元明事态越发不可收拾,不得以融合净土教法以应付,同时对付当时存在的口头禅和狂禅之颓风。然势不可止。至上世纪民国期间,有太虚,虚云等高僧暂延残喘,此后禅宗徒具其名而已,外强中干,禅宗消亡矣。此数僧离世,如数道残阳余辉之隐没,中国佛教的末法时代正式拉开序幕。
      自此,禅宗空有其名,再无得道高人,虽亿万人修道,无一得者。但闻津津究竟第一义之高谈,再无禅宗甚深诀窍之发挥。大道至简,而行之必至难。此势于佛教因缘而言,势无可避免,佛教之发展必随当时政治经济之发展而受影响。物质文明越是发展,精神文明及佛学般若越是见危,无可挽回。
      禅宗所谓以心传心,不立文字之妙亦同时为自杀之毒药。禅宗由于后世乏人,清净传承断矣。而天台,华严等宗因系统不够完备故,后人难以契入,几百年少有得道者。
      
      禅宗留下之大德语录公案只好比对岸风光之描绘,而度岸之筏乃在以心传心之印,今乏,乃断,唯遥视对岸风光望洋兴叹而已,或有虚妄之辈妄加揣测,指指点点,终是燕雀之辈,徒留笑料及叹息而已。
      
      而今所谓临天下,曹一角,禅宗与净土宗区别甚微,阐释义理之经论仍在,憾缺乏导入之殊胜方便法门。
      以密宗判分而言,四部于汉地多为行部,事部,几无可与密宗瑜珈及无上瑜珈部抗衡之体系。期间不少经典更翻译自藏典,数量不过藏地之三分之一。
      汉地而今流传之教法正达摩祖师所谓无真功德之世俗谛部分,相当于密宗之生起次第而已,积累福德资粮尚可,欲窥无上佛学般若则相形见绌。可叹者。唐宋之时,禅宗大德为免弟子迷于事相之次第诀窍则正为今密宗大圆满法之甚深要门部。
      禅宗之衰落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所谓悟后起修,禅宗之证单刀直入,直证法身,再回修色身,高妙绝伦,而根器稍差者,易堕入断见空,徒逞口舌之利而已,正禅宗大德棒喝之况。而密宗大圆满体系与禅宗同一体系,同为本来清净见。而密宗于最上意旨处,则时时强调真空内之妙有,三身同修,假有修空,学人较易契入。而密宗次第严谨,各次第皆有相应证量,证相等对应。避免学人之虚妄也。而密宗大小殊胜密法三千余,精妙庞杂实于汉地学人想象之外。
      然我以为最关键之处则在密宗之最密,即伏藏之密。密宗历代有大德出世,而藏地寺院多在深山,绝迹之处,学人少与世俗接触,也比较少地受政治之影响等,另,密宗之清净传承从未间断,相反,随着一些佛菩萨化身的历世倒驾慈航,密法不断发展。而最关键者,即为莲花生大师之慈悲及不可思议智慧,预见后世之种种因缘,将密法藏于各处,指示后世智者取出,实不可思议。赞叹忘言。
      而藏地千人避世之寺院为数众多,千年来传承完好。且不断有精妙伏藏法出世,一切保存良好,汉地佛教而今徒有其表,难以望密宗之项背。密宗近两百年里,各派交流频繁,相互传法,盛极一时。历史上,有文字记载得虹身成就者千人以上,实在赞叹。
      
      以忏悔消业法例论:汉地多以颂佛号之法消除业障,而密宗系统中有必修之金刚萨朵百字明修法,汉地之法不可与此相提并论。此法得金刚撒朵菩萨之大愿力,大加持力,法门虽简,已合身,口,意之妙,具内,外,密中之要,效果明显迅速,殊胜无比,何况上世90年代取出的两大为汉人预备契合之伏藏简法。
      又比如,净土之施食仪轨在汉地于唐时遗失,后于藏地取经译出。又汉地缺中阴阐释经典,再,净土所施念佛往生法门,如晚年发现修行不牢,则应修密宗之殊胜颇瓦法做补救。
      佛法发展至今日,唯于藏地密宗诸乘,诸部完备,其他地域及宗派远为不及。


  • 另,密宗培养后学之学院上百,严格严谨。培养出无数基础扎实之智者。比如川西宁玛系著名寺院竹菁寺,先需系统学习显教经典9年以上(密宗摄受一切显,小乘,大乘,金刚乘,而汉地佛教如今则简陋矣),待理论学足后,开始实修,年轻僧人起码必须闭关三年三月修拙火定作为根基。修行极为严谨。而尤重基础之建立。若无前行基础之建立,则沙上建屋矣。藏地曾有大师修大圆满前行17遍,实在惊叹。藏地每到一定时候,必有菩萨化身来世,此因缘十足为汉地羡慕。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而汉地物质文明越发发达,人则越发多贪恋世俗,罕有具大出离心之人,衰落为必然也。
      
      然,近十年,藏地之著名法王大德纷纷离世,后来学人受现代物质文明之影响,已大不如前,几位影响深远之高僧多年岁已高,情况也是颇值忧虑。然藏地寺院七千,不知名之高手无数,闭关十年以上者近万人,且传承千年之完备系统还在,我估计还有500年的发展可能。
      
      我认为汉地佛教不可能再出得道之辈,50年之内密宗必大举侵入汉地,汉地佛学必见狼狈尴尬之势。
      
      
      2、人乏,汉地佛教缺乏见性高僧,末法时代特征其一即僧宝先亡,缺乏精神领袖及得道之人,所谓缺法乏人也。


  • 二、佛陀初转法LUN,为2500年以前,在原产地不过500年。于隋时,谓我中土有大乘气象,大乘者,我国当时文化之发达也,人才辈出。既入,吸收当时的道学等精髓,佛学终在中国发展至颠峰。期间千年,高僧辈出,其他地域望尘莫及。
      
      佛陀之授记实足赞叹。无不周备,叹为观止。比如百年以前,汉地佛学已至末路,遂有藏地大德贡噶、诺那上师等受邀来汉地传法,开密法入汉之滥觞。而今密法传入汉地,得者不下百万人,然仅于生起次第而已,何况汉人居士少有大出离心者,又无系统理论之学习,唯浅尝密法甚深妙义之万一而已。
      
      观佛教之发展,于印度500年,后一支传入我中土,一支传入西藏。所译经论而言,我国之三藏典籍数量虽远不及藏译,然亦已够用,然密宗留下埋伏,即对机方便法门之数量叹为观止。数量远在汉地之上,更不可思议者为其传承,即伏藏法和转世化身之伏笔,实不可思议也。
      
      汉人不知藏地之经典,细至研究某一脉之专著,系统之完备实超出汉地学人之想象。再,藏传佛教向以上师加持力闻名,神妙无比,清朝时曾有禅宗大德感叹于此,称此实汉地佛教无可比拟,以至学人修道罕能深入者之原因。此点比如网络上之大圆满道场之传法,堪布必先向密宗护法祈请,后必有瑞相显现以作允准,经准后,护法必护持加持大圆满道场,汉地学佛者多不知此密意也。故于大圆满法道场听法者,若发菩提心,若明密意,必能感受到强大的加持力,此为汉地学佛者难以想象也。
      藏地而言,成佛者该在100人以上,而证悟空性者(本参)该在1000人以上。
      
      现今汉人之所谓法师,几无见性者,不过讲解经教而已,且理论之修养与藏地僧人相距甚远。汉地寺院多处烦嚣,学人难免大受影响。
      而观近两百余年之汉地成就者,清时有禅宗大德以禅,密同修得道,而至于民国,则有大愚,黄念祖、陈健民等以密法契入,(而此三人皆具大出离心,前者更以头陀行之法为前行,加行。)行迹已显,此当末法,是金刚密乘力挽汉地佛学之时了。
      
      另所谓神通者,由于汉地法师多只涉及经典理论,修为尚欠,缺乏大机大用,不过讲法机器而已。何谓神通,非单指五眼六通而已,实乃见性后得之大用也。接引学人实需此大机之用,方可识后学之根器,对症下药。而汉地罕有此等得道之辈也。汉地佛法气数已尽。
      
      此佛教因缘,非个人之力可以改变,而经典亦授记,待铁鸟行空之时,必然如此,僧宝先亡。


  • 那么好吧,我们汉地的学佛人在高谈阔论唐宋大德之高风究竟义之余就烧烧香,念念佛号吧,积累点资粮也是好的。何况经典早有言及,此末世,修净土念佛法门求往生最为合适,所以应该顶礼那些虔诚坚持念佛的人士,在长远的角度而言,似乎他们才是最明智的。而我等高谈阔论禅宗义理之辈恐难逃大限到时阎王之拷问,责备空谈害道之时,施以严刑则呜呼哀哉。是以我明智地开始忏悔,望能消除业障之一二也。阿弥陀佛!
      汉地(藏地亦不远矣!)迷心物质文明,越发人心浮躁,自有因果,因缘,何单佛学如此哉!!叹息之余,速作此文祭奠,共勉。
      若有些许功德,愿回向六道轮回众生,祝早脱苦海,早证菩提,回向一切冤亲,慈悲吉祥。


  • 附录:一、今汉地学人学佛之偏差:
      1、不分资粮道,加行道,修空道。
      2、看书百本者少之有少,嘴上谈玄说妙则可一日一夜。即缺实证也。入四禅者百万人中无一人,不过于色界分别意识中浅尝而已。
      3、将佛学与生活割裂,不知佛法不离世间觉,度岸之筏之理。无法避免地于口头吹捧佛学之时实侮辱之。学佛何异学魔?无观照般若故。实相般若?汉地无论出家在家学人,此词只于想象而已!!
      4、不知资粮道,加行道皆为以修定为本。不识戒,定,慧实为一体。
      5、学佛十年者见林不见树。弥漫在浩瀚的三藏十二部里。无法对应戒,定,慧之本。
      6、不分佛法方便义与究竟义,不分世俗谛与胜义谛。
      7、不知佛法贵于当机。
      8、不知佛法之次第与对应。
      9、不识某部经典之偏重,自取矛盾。
      10、不分各乘对应之根器,因缘,果地。
      11、不知禅宗,大圆满,大手印实不出四禅八定。
      12、不知禅宗参禅之必需条件:定力于四禅以上,以妙观察智提撕。妄以为人人可以行之。
      13、不知念佛往生之必备四条件,图以为日日念颂即可。
      14、不识颇瓦往生之条件,妄以为梵穴开启即可。
      15、不识最高之法必为最简之法,入手必最难,为最上上乘根器之便。
      16、不识自在菩提心,反为佛法种种戒律,事相困扰。
      17、不知见性之前所修法皆为前行,不识见性后尚有向上一格。
      18、不识止观双运为出色界定条件内之物,四禅以下皆为修定,以上方可定慧不二。
      19、不识佛法中“心”之概念,不明唯识也。不识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之一即指“心”。
      20、不识“我执”,“法执”之具体涵义。
      21、不识小乘为大乘、金刚乘之基础,不识金刚乘之九乘前三乘实为显三乘,深入小乘、大乘、金刚乘学人少之又少,不识融会贯通,取长补短,议论是非高下则兴致勃勃,实愚痴之辈也。
      22、错将世间狡辩逻辑智慧当作佛学出世间智慧。
      …………
      林林种种,录之不尽,妄言祖师西来义,必以见性为前提,妄谈佛学,必以亲证四禅以上境界为最基本条件,否则不过盲人摸象,似是而非,虽貌似而神离,自欺同时欺人也。


  • (补)今汉地学人学佛之常见偏差:
      
      1、不分资粮道,加行道,修空道。
      2、看书百本以上者少之又少,需知学佛当理行并重,若无正见则无正行。
      3、将佛学与生活割裂,不知佛法不离世间觉,度岸之筏之理。满口佛说经曰皆是他家宝贝,与己何干?不识将佛法智慧观照自我生活,当下心性。
      4、不肯真参实证,好谈玄说妙,恋“空”成癖,妄以为口头上用功即可成佛。
      5、不知资粮道,加行道皆以修定为本。不识戒,定,慧实为一体。
      6、 学佛多年者犹见林不见树,弥漫在浩瀚的三藏十二部里。无法对应戒,定,慧之本。
      7、 不识阿赖耶识为何物,不识转识成智之妙用。
      8、不识任何一物皆含体,相,用。
      9、不分佛法方便义与究竟义,不分世俗谛与胜义谛。不分世间法与出世间法。
      10、不知佛法贵于当机。
      11、不知佛法之次第与对应。
      12、不识各部经典之当机偏重,自取矛盾。
      13、不分各乘对应之根器,因缘,果地。
      14、 不知禅宗,大圆满,大手印实不出四禅八定。
      15、不识大圆满摄一切法,系统完备。最上乘根器者经上师开示加持当下任运立断见性,与禅宗无异。次等根器者需修足加行为基,再次者需修气、脉、明点诸法为基,再次者补修颇瓦法以备临终往生之用。
      16、不知禅宗参禅之必需条件:定力于四禅以上,以俱生妙观察智提撕,而今者缺乏定力,唯于分别意识心拾取,妄上生妄,欲煮沙成饭。
      17、不知祖师大德之上上乘慧根实为宿世累积而得。
      18、不识学佛修法过程实为“减法”,当越学包袱越少,烦恼越少,佛学名相之束缚越来越少,当到岸舍筏。
      19、不识学佛是否精进得利之标准为心是否更为清净,烦恼是否越少,而斤斤计较于周天是否打通,天目是否可看光等等末节。不识但得本,何愁末之理。
      20、不识学佛该于简中求,越学越复杂,自添藤葛。
      21、不识学佛修法贵一门深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三心二意。
      22、 不识一通百通之理。
      23、 不如法,学佛修法之时不究内中深义,照葫芦画瓢,则无法精进。
      24、不识打坐观修之时需身,口,意三密相应,不识心气不二。
      25、不知念佛往生之必备四条件,图以为日日念颂即可。
      26、不识颇瓦往生之条件,妄以为梵穴开启即可。
      27、不识最高之法必为最简之法,入手必最难,为最上上乘根器之便。
      28、不识自在菩提心,反为佛法种种戒律,事相困扰。
      29、 不知见性之前所修法皆为前行,不识见性后尚有向上一格。
      30、 不识止观双运为出色界定条件内之物,四禅以下皆为修定,以上方可定慧不二。
      31、不识佛法中“心”之概念,不明唯识也。不识万法归一,一归何处之一即指“心”。
      32、不识“我执”,“法执”之具体涵义。
      33、不识择法,不知末法妄心唯于深定细住心下才可深入观察起心动念进行对治。
      34、不知末法六度,禅定第一。不识修空明心为去除三毒最快之途径。
      35、不重视出离心和菩提心,不知此二者为学佛之至要。无此二者,修任何法必无法相应,因非对应法体也。
      36、不识个人根器,妄求高妙,空中建楼。
      37、不识各级证量,证相,易堕虚妄。妄以为初见明体之相即离开悟见性不远则大谬。
      38、离戒言定。
      39、眼高手低。
      40、言行不一。
      41、不识修一切佛法皆为修心。
      42、不识小乘为大乘、金刚乘之基础,不识金刚乘之九乘前三乘实为显三乘。深入小乘、大乘、金刚乘学人少之又少,不识融会贯通,取长补短。
      43、错将世间狡辩逻辑智慧当作佛学般若。
      44、不识学佛当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
      45、不识行走坐卧皆为禅,误以为惟打坐才是修法,需不知所修即当下之心,时时皆可修之。
      46、 所学不足,不识良师、盲师、邪师,到处拜师,荒废时日。
      47、发心不正,为得神通而修法,学佛为谋钱财。
      …………
      
      林林种种,录之不尽,妄言祖师西来义,必以见性为前提,妄谈佛学,必以亲证四禅以上境界为最基本条件,否则不过盲人摸象,似是而非,虽貌似而神离,自欺同时亦欺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