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有同修问我:是不是学佛人更容易着魔?

    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我很早就知道《楞严经》,但是之前并没有细读过,只略知道五十阴魔相,近来翻阅,结合这几年所闻所感,更深信佛法不虚,感恩佛菩萨之大慈悲,顶礼佛菩萨之大智慧。

    说回问题。首先,着魔的学佛人并不比不学佛的人多,相反应该是少很多的,只因学佛人知道有这样的道理,所以会注意到而已。不学佛的人,纵着魔也是懵懂无知,更不会懂得去如法对治,当然确也有问诸外道的。

    而所谓魔,债主也,无可回避,迟早要来,不如在已闻思佛法,开始修行的时候来,因已有武器在手。

    也有人问,为什么学佛不久马上就着魔呢?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从两个方面来理解:

    1、佛经里说,人学佛修道,魔会非常惊恐,就会来扰乱,尤其是这样魔盛法弱的末法时代。

    2、所谓魔,心魔也,贪嗔痴慢疑也,末法时代众生五毒炽盛之故。未学佛时,比如一人行为已颇异常,家人不得以束缚之,则更为癫狂,激化的缘故。学佛人着魔一事也是类似道理,未学佛前,本已心魔涌动,佛法乃教导人戒定慧之学,由戒生定得慧,心魔旺盛之人反因此激化内心之魔,比如有人腿伤,不处理也不大觉得疼,待涂上消毒药水处理,其疼加剧,同理。若能依佛理对治,魔自然而去,则修行透过一关,佛魔同时,成佛就是一直突破心魔的过程。磨难越大,成就越大。

    有人不免问,那是不是不应该学佛?非也!心魔亦所谓债主,此时不发,他时绝无可避免。现在发作,毕竟还知道佛理,可以得善知识指点,可以修法忏悔消止。不学佛之人则不知其理,更不识对治,甚可魔业加重,惨不堪言。

    实际上,在修行的过程中,是难免出现一些障碍的,这是正常的觉受,当然也是表现为“重罪轻报”的。而另外,比如修禅定,修的越深,遇到的障碍可能就越大,那是因为心修至细微处,把阿赖耶识的深藏业种搅动出来的缘故,正好可以进行对治,快速解脱,否则轮回苦难无穷。

    佛魔同存,魔者,依大乘佛理而言,一切起心动念皆为魔,一切分别相皆为阴魔。佛法修行就是去除这些分别心的过程。是以,任何人,任何时都有魔在,除非究竟成佛。

    是以,若认识到这个道理,魔其实并不可怕。而今很多学佛人谈魔色变,更有甚者说晚上不应颂《地藏经》,认为晚上容易引来鬼魂。这可能是有些不必要的。我们周围任何时都有无数的债主鬼游荡,这些债主并非象那些故事传说描述的那样残忍狰狞,相反他们可怜的很。事实上,因缘若不成熟,他们根本无法明显影响到我们。所谓晚上易招鬼魂不如说是因为个人夜晚怕黑之业障。而末法时代汉地,女居士修颂《地藏经》的特别多,大部分的人可能都是先颂这部经而开始学佛修行的。依我的观察,很多女居士颂这部经,但是担心招来鬼魂,我认为必须修破这个障碍。因为这是个人内心心魔之显现,其实就是自己业障的显现。比如有的人前世曾经害死他人,总担心死者化鬼来害,是以其实是自己内心作祟。怕鬼,其实当然也是缺乏真正的慈悲心和平等心的表现,若不修破这个障碍,临终或者中阴甚有可能因此导致堕落恶鬼道或是地狱道,不能不慎!再说颂经时若存害怕鬼魂来扰之念,则有违慈悲发心,颂经之效果势必大减,亡灵亦难超度。

    我接触过不少着魔之人,也许可以发现些许规律。比如着附体者多是性格偏执的女性。

    而我遇到的着魔过的人都有个共同特点:缺乏闻思正法。因缺乏正见,所以会着魔。

    曾经接触过一位朋友,性格纯良,突然着魔,诸多幻觉,总想杀人,彻夜不安,眼布血丝。此君不久前曾与数不净女子交合,为魔侵入,据说其中一个是年轻女子之鬼魂,此女因情性事而自杀。是以,显然地,魔由淫心所致。故,经曰末法时代邪淫为第一罪业。

    曾接触一学佛同修,淫心狂荡,无法抑制,乃致常莫名其妙生出诽谤三宝的念头。这种情况接触不少,而我以为一半学佛人可能或多或少会发生这样的事,尤其男性,或严重或轻微。

    亦曾接触到因无知自大,傲慢而着魔之同修,此则因为慢心。然亦涉及到贪,嗔,痴,疑,其实五毒实为一体,一者明显,其他四者辅助成缘。

    亦接触因疑而导致着魔之同修。

    我以为,此等末法,甚多着魔实难消解。有几种情况,待债业抵偿而消,或转化为它种业障,或一直藏伏。比如而今末世学佛人最常见障碍为淫心,大部分人一世难以忏悔清净,学佛人中曾堕胎者不在少数,而能发心忏悔,真实超度者甚少,故必多因此堕落下三道,无可避免。

    末法时代,学佛人多为短浅福报而学佛修行,所求乃人天乘报,纵然所谓发心往生净土,而其修行发心,所为则非大乘发心,故收获必少,障碍良多。

    末法修行人,往往不喜闻思,则不知佛理,则可能盲目修行,出现问题亦不知对治,又缺乏自信,好问高人,甚至是盲从附佛外道,终不肯于自心修四无量心,舍本逐末,岂堪化解。

    对治学佛魔事:

    1、必重戒律,心有所动,即刻提醒自己替以念佛等。清净的戒律是防止着魔和对治之最关键。尽量避免引发五毒之因。守戒,当于随时随处,于细微处护持身口意三门。

    2、闻思佛理了解恶鬼道众生之苦,当知若为魔所扰,亦前世自己曾伤害他人,致其痛苦流荡恶道不能解脱,应心生慈悲,对之发菩提心而修法帮助其解脱。则觉魔并不可怕,魔必感动而去。

    3、修烟供等仪轨祈请佛菩萨加持超度他们,以放生功德回向给他们,为之诵《地藏经》,等等。

    4、心罪仍从自心忏!诵《地藏经》,修金刚萨朵百字明或如意宝珠化解,最好结合大礼拜祈忏!此为最上之法。

    5、“当体即空”,这等对治法甚难,说亦无用。

    6、修施身法对治,所谓魔者自心所惧而已,魔未至而内心成疑,不如干脆将自身布施出去,任其享用,心魔自消,然此法亦非普通居士根器可及。

    7、防范于未然,重视菩提心。而今学佛人易着魔,究竟原因乃自私,我执,无真实利他发心,所谓菩提心亦虚伪之谈。故应重视菩提心,重视戒律,此为防魔及对治之关键。

    8、尽量避免和附佛外道结缘,少攀缘。

    9、 最重要的诀窍是,加强闻思,多学习经论,祖师大德的教言,拥有正见,则魔不能近。

    末法时代,不重戒律,不重菩提心者,无论学佛,不学佛,必遭魔扰,来世极险!慎,慎!

    忏悔!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地藏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

    附(转摘):《大毗婆沙论》卷一九七云(大正27·984c)∶‘以诸烦恼害善法,故说名为魔。’《大智度论》卷五云(大正25·99c)∶‘夺慧命,坏道法,功德善本,是故名为魔。’此处之‘魔’主要以‘破坏’为其语义。又,《大智度论》卷六十八说夜有烦恼魔、五众魔、死魔、天子魔等四种,其下并谓‘魔,秦言能夺命者,死魔实能夺命,而其余亦能作夺命之因缘,亦夺智慧之命,是故名杀者’云云。《瑜伽师地论》卷二十九阐明五阴魔为死之所依,烦恼魔令感当来之生而至死,死魔正是死之自性,天子魔障碍欲超越死者,故共名为魔。此中,以‘死’通为‘魔’之语义,即根据夜摩之思想而来,实则其中唯有死魔相当于夜摩,天子魔指破坏正法之湿婆,烦恼与五阴二魔则是从天子魔之义转来者。

    此外,旧译《华严经》卷四十二谓魔有十种,贪着五阴称为五阴魔,烦恼能染污障碍称为烦恼魔,自憍慢称为心魔,远离受生称为死魔,起憍慢放逸之心称为天魔,心无悔称为失善根魔,味著称为三昧魔,于彼生着心称为善知识魔,不能出生诸大愿称为不知菩提正法魔;《大乘法苑义林章》卷六(本)又总括为分段、变易二魔。‘烦恼障’障碍三乘称为分段魔,‘所知障’障碍菩萨称为变易魔。分段、变易二魔各有烦恼等四魔,故总成八魔。凡此皆系以广义解释‘魔’之语义。

    另外,《法华经》卷五〈安乐品〉自烦恼魔等四魔中,除去天魔,而揭举五阴魔、烦恼魔、死魔。《骂意经》更列出天、罪、行、恼、死等五魔,此系于上述四魔之外复加罪魔而来。《涅盘经》则在四魔之上另加无常、无我等四倒,而成八魔。其他,如《摩诃止观》卷八(下),曾就修禅中所起之魔而广加分别;《大乘起信论》亦说及有为魔邪诸鬼所恼乱之事。

    此外,依《普曜经》卷六〈降魔品〉所载,释尊成道之际,魔王波旬曾派遣欲妃、悦彼、快观、见从等四女前来扰乱。迦叶佛时,有头师魔王出现。《杂阿含经》卷三十九、卷四十五等处曾述及佛陀降魔之事。《中阿含经》卷三十亦述及有关佛弟子目连降魔之事迹。而密教为防止诸魔之侵迫,故于修法时常行结界等法以资防范。

    ◎附一∶〈魔〉(摘译自《佛教大辞汇》)

    《大乘法苑义林章》卷六云(大正45·348b)∶‘梵云魔罗,此云扰乱、障碍、破坏,扰乱身心,障碍善法,破坏胜事,故名魔罗。’《大毗婆沙论》卷五十二云(大正27·272b)∶‘何故名魔?答∶断慧命故,或常放逸而自害故。’《大智度论》卷五云(大正25·99c)∶

    ‘夺慧命,坏道法、功德、善本,是故名为魔;诸外道人辈言,是名欲主,亦名华箭,亦名五箭。破种种善事故,佛法中名为魔罗;是业是事,名为魔事。’

    《瑜伽师地论》卷二十九云(大正30·448a)∶

    ‘或见在家及出家众欢娱杂处,或见恶友共相杂住,便生欢喜,心乐趣入,当知一切皆是魔事;于佛法僧苦集灭道,此世他世,若生疑惑,当知一切皆是魔事。(中略)若于利养恭敬称誉,心乐趣入,(中略)当知一切皆是魔事。’

    《大智度论》卷五又云(大正25·99b)∶‘除诸法实相,余残一切法尽名为魔,如诸烦恼、结使、欲缚、取缠、阴界入、魔王、魔民、魔人,如是等尽名为魔。’同书卷五十六云(大正25·458c)∶‘魔作龙身种种异形、可畏之像,夜来恐怖行者;或现上妙五欲,坏乱菩萨。’

    魔之分类有∶

    (1)内魔、外魔,内魔由自身产生障碍,外魔则系自他身而来之障碍。《定善义传通记》卷三谓四魔之中,以天魔为外魔,其他三魔为内魔。又有就分段、变易二身而分,或从烦恼、所知二障而分。

    (2)五阴魔、烦恼魔、死魔三者,《法华经》卷五〈安乐品〉云(大正9·39a)‘见圣贤军与五阴魔、烦恼魔、死魔共战,有大功勋,灭三毒,出三界,破魔网。’此三魔乃自四魔中,除去天魔者。

    (3)烦恼魔、五阴魔、死魔、天魔四者,出自北本《涅盘经》卷二、《瑜伽师地论》卷二十九等。又,《超日明三昧经》卷上所谓身魔、欲尘魔、死魔、天魔者,亦同于上述之四魔。《大乘法苑义林章》卷六释之云(大正45·348b)∶‘烦多扰乱名为烦恼;色等积聚名之为蕴;将尽、正尽、尽已名死;神用光洁自在名天。此四即魔。’

    (4)天、罪、行、恼、死等五魔,出于《骂意经》。乃于上记四魔,复加罪魔。

    (5)《涅盘经》谓四魔加无常、无我等四倒,而成八魔;又谓分段、变易二身各有四魔,故成八魔。

    (6)《大乘法苑义林章》卷六列欲、忧愁、饥渴、爱、睡眠、怖畏、疑、毒、名利、自高慢等十魔,并释云(大正45·348b)∶

    ‘可欣名欲,心戚名忧愁,悕求食饮名饥渴,耽欲名爱,令心昧略名睡眠,有所恐怯名怖畏,犹豫两端名疑,损恼身心名毒,悕誉贪财曰名利,自举陵他名高慢。欲等即魔,亦持业释。’

    《华严经大疏钞》卷二十亦列举蕴、烦恼、业、心、死、天、善根、三昧、善知识、菩提法智等十魔,并释之云∶贪着五蕴为蕴魔;执着五尘境,起一切烦恼为烦恼魔;一切恶业为业魔;高慢心为心魔;命终为死魔;他化天大魔王为天魔;执着所修善根为善根魔;耽着所得禅定,不求升进为三昧魔;悭吝法,不开导他人为善知识魔;着菩提智为菩提法智魔。

    ◎附二∶《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五十八〈离世间品〉(摘录)

    佛子!菩萨摩诃萨有十种魔。何等为十?所谓∶蕴魔,生诸取故;烦恼魔,恒杂染故;业魔,能障碍故;心魔,起高慢故;死魔,舍生处故;天魔,自憍纵故;善根魔,恒执取故;三昧魔,久耽味故;善知识魔,起着心故;菩提法智魔,不愿舍离故,是为十。菩萨摩诃萨应作方便,速求远离。

    佛子!菩萨摩诃萨有十种魔业。何等为十?所谓∶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根,是为魔业;恶心布施,嗔心持戒,舍恶性人,远懈怠者,轻慢乱意,讥嫌恶慧,是为魔业;于甚深法心生悭吝,有堪化者而不为说,若得财利恭敬供养,虽非法器而强为说,是为魔业;不乐听闻诸波罗蜜,假使闻说而不修行,虽亦修行多生懈怠,以懈怠故,志意狭劣,不求无上大菩提法,是为魔业;远善知识,近恶知识,乐求二乘,不乐受生,志尚涅盘离欲寂静,是为魔业;于菩萨所起嗔恚心,恶眼视之,求其罪衅,说其过恶,断彼所有财利供养,是为魔业;诽谤正法不乐听闻,假使得闻便生毁呰,见人说法不生尊重,言自说是,余说悉非,是为魔业;乐学世论巧述文词,开阐二乘,隐覆深法,或以妙义授非其人,远离菩提住于邪道,是为魔业;已得解脱、已安隐者常乐亲近而供养之,未得解脱、未安隐者不肯亲近亦不教化,是为魔业;增长我慢,无有恭敬,于诸众生多行恼害,不求正法真实智慧,其心弊恶难可开悟,是为魔业,是为十。菩萨摩诃萨应速远离,勤求佛业。

    佛子!菩萨摩诃萨有十种舍离魔业。何等为十?所谓∶近善知识恭敬供养,舍离魔业;不自尊举,不自赞叹,舍离魔业;于佛深法信解不谤,舍离魔业;未曾忘失一切智心,舍离魔业;勤修妙行恒不放逸,舍离魔业;常求一切菩萨藏法,舍离魔业;恒演说法,心无疲倦,舍离魔业;归依十方一切诸佛,起救护想,舍离魔业;信受忆念一切诸佛,神力加持,舍离魔业;与一切菩萨同种善根,平等无二,舍离魔业,是为十。若诸菩萨安住此法,则能出离一切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