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我那时候还小。某年的水陆大法会在六祖大师的“南华寺”举行,不单是全国各地寺院都来了人,国外也来了很多人,热闹非凡,我和几个小伙伴也去寺里打通宵凑热闹。当晚在禅房里度过。因寺院附近的几个中专女生认识寺里的年轻僧人,我才借光得到特别待遇在禅房里度过这个晚上,禅房以外,寺院外,甚至山上到处都是人,狼狈地在等候第二天大法会的开始。那次水陆大法会据说在最近的一二十年里都是汉地少有的盛会。当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在我这两年阅读禅宗公案的时候经常想起,好几次我感觉异常的凄凉。

    当晚大家都没睡,尤其是那两位年轻的僧人,和那几位中专女生谈的很是高兴,说着说着,其中一个年轻僧人脸上浮现兴奋的神情道:三个月后,你们就看不到我了,我会从闭关的山洞里飞升而去。他一边说着,一边偷看几个女生里最漂亮的那位。我那时候很小,不知道佛法是怎么回事,当时偷看些密宗的最高法本,不明就里地当气功修着(至诚祈请金刚萨朵尊加持求忏悔!)。但是,那位年轻僧人兴奋地那么说的时候,我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妥,以至我现在都还记得这事,其实事情已经起码过去二十年了。

    凌晨前睡了会,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们于是离开禅房,开始在寺院里到处游逛。我在寺里的“流通处”发现唯一的一部密宗经典,于是花了5元请了,似乎是这个价格。那时候,我想没什么人太知道密宗,我也是莫名其妙的。这部经就是《瑜珈焰口施食仪轨经》,我在第二年才知道,当时的法会用的就是这部经。

    请了经后,我和伙伴走散了,一个人在人群里瞎逛,当时不记得是在哪个殿了,不是在观世音菩萨前,就是在韦陀菩萨前发生了一件事。人多的很,突然一个高瘦的年轻僧人向我走来,他显得非常的脱尘,仿佛当时就走在空无一人的虚空里,刹那就来到我眼前,我感觉他的目光非常的慈悲,一直都没离开我的眼睛,似乎看到我内心深处去,以至我也忘记了周围人潮汹涌。他说话了:你请了这部经啊?我愣在那里,竟忘记了回答。书不知道怎么到了他手里,他翻了一下就还给我,似乎没什么手势,书又回到我手里。他对我笑,然后转身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一直都没有注意他的脚,但是事后我总觉得他是脚不沾地的,他飘然而去,陡然消失在人群里。

    这件事,我这些年也回忆过很多次。总觉迷糊。

    我出生在隔壁省的一个非常偏僻的农村,非常的偏僻,一直到我要离开那里的时候才通电,之前都是点煤油灯过的。据说我家是第一户移民出去的。记得那天我放牛回来,村里的一位大妈兴奋地告诉我我要吃国家粮去了。我于是移民到“南华寺”附近居住,那年我十岁。

    过去的二十多年,难以数清曾经去过多少次“南华寺”,也不记得具体在寺里偷过几只乌龟去卖钱。那时候小,不少伙伴都造下这样的重罪。近两年我经常放生,家人安慰说,应该偿还那些罪业了吧,我摇摇头说不知道。那时候也喜欢去斋堂里骗斋饭吃,味道的确好的很。斋堂的匾据说是苏东坡写的,当时手头没笔,就用扫帚写了,两个字里含了龙头凤尾,算是一段逸事。

    六祖大师的真身也是常见得,那时候并不觉有什么特别,不在意。这两年读禅宗公案的时候,常是唏嘘,我由千里之外来到寺附近居住,而在二十多年后苦读禅宗公案,是不是会和寺院有什么因缘呢?然,何以我那时候毫无感应呢?唯一的解释就是,我的业障实在是太深重了。

    06年我去藏地朝圣,同车的一位虔诚的东北女同修,说起南华寺。她道,十年前他们很多人曾至南华寺朝圣,一到寺前,就发现门前的大树里坐着一位菩萨在对着她笑,她于是抱着大树哭了大半小时,而其他人都是看不到。她进到寺里,也是见到寺院里的大树都一一坐了尊菩萨在对她笑。我听着不由大是惭愧。

    我一直认为禅宗自虚云大师后断了,名存实亡。然只记得小时,据说南华寺还有个颇有成就的老僧,火化后有些舍利,在后山造了舍利塔安放。当时我哥有位朋友,非常虔诚,我母亲当他是怪物,因为他一进我家就合十念佛。那老僧火化他也去了,借了我哥的老佳能相机去的。过了半月他兴奋地来我家,给我们看照片,并让我们仔细其中两张照片有什么差别。这两张照片隔十来秒分别拍下的。我们愚钝,看了好久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同,倒觉得是同张的。他兴奋不减,才指着其中一张的中间说,没看到天上射下的这道光吗?我们才发现的确其中一张有道光从天空直射下来,照在一位女尼的肩上,于是应和了几声。那道光的确不应该是曝光什么的效果,但是当时约是近午,太阳正猛,光从松树林里间照下来也有可能,不过那道光非常直地射下来,说不定真是瑞相也不一定。

    说到奇事,据说有个香港的教授来寺里的“藏经阁”考古,翻一部经的时候一颗舍利从经中飞出,遁入虚空。据说钟楼里也有奇事,说是本来悬挂大钟的不是现在见到的大铁链,而是一根普通的草绳,后被日本人连骗带抢地夺了去,换了这铁链。

    寺里有位老僧,喜欢拿个破扇子,嘻嘻哈哈地到处走。我们在斋堂骗斋饭吃的时候就常是给他赶出去,我和伙伴当时难免看他不顺眼,于是给他取了个绰号叫“火工头陀”。

    虽然有这等名震天下的寺院,然当地佛风其实并不盛,绝大部分人只把佛菩萨当普通的保家神那样看待。那时候并不在意,是以也不知道寺院里烧香是否灵验。但是伙伴门都常说起另外的一个“灵”。一个伙伴说曾经偷过寺院里香客供奉在香案上的5毛钱,第二天自行车就给人家偷了。另一伙伴说,在寺里说了句菩萨的坏话,马上肚子就疼的不行,疼了很久都不好,有人提醒他道歉,尝试之下竟然很快就疼痛全消。还有三个家伙下午的时候去寺院里游逛,见到大杉树有松鼠,于是捡石子打那松鼠,结果晚上其中一个家伙的眼睛莫名其妙地肿的老大,另外一个人也出了事。

    关于南华寺,我还干过一件很大的恶事。那时候我们都无所事事,喜欢晚上在外游逛,不爱回家。有一晚实在无聊就想到去洗劫寺前卖旅游纪念品的小摊档。说是洗劫,其实就是偷,阿弥陀佛。晚上的时候小商贩们都回家睡觉去了,并无人职守,因为其实也都是些不太值钱的纪念品。大约有二十来个摊档的,晚上都是盖着的,很轻易就可以得手。我们选择了一家下手,拿回很多佛珠等小纪念品,后来部分送了人,其他也忘记是怎么处置了。那晚寺前非常安静,我们都屏着呼吸,偷偷摸摸的,因说不准可能有某摊档是有人看的,所以还是很紧张的。而在最紧张的一刻,就是打开摊档的时候,陡然一声怪笑划破寂静的夜空,真是吓的魂飞魄散,过了好一会才意识到是一个“不倒翁”发出来的,只要一碰,就会发出大笑。

    这些年常忏悔过去所做的坏事,无论大小,这事却很少想起来,很对不起那商贩,可是现在怎么都无法还他了,因为实在不知道他是谁,而如果这世不能解脱,来世恐怕是很多债需要还的。南无阿弥陀佛!

    另外还有一事颇是诡异。国道于“南华寺”前经过,很是笔直,然这样笔直的公路却平均每周都出现严重的车祸,有人死亡。国道经过寺院门前,然后往前约一公里路的样子就陡然转弯,绕过寺院后的大山,这个转弯处的山峰也颇是怪异。那时,我有颇多朋友常在夜晚十一时左右骑单车经过此处。据他们说,一到这个转弯处,即视线快见到寺院的时候,就马上感觉到阴风阵阵,所以常是一到那就赶紧加速前行。但偶然可以见到山顶出现奇异的佛光。

    寺后的山里有下院“无尽藏庵”,并不大,去的不多。只记得旁边有个放信众先人骨灰的房子,中午进去都觉得阴森,有次一个人为锻炼胆量走进去想呆几分钟,然不到一分钟就吓的飞快跑了出去。

    寺里后山有“卓锡泉”,又名九龙泉。相传当年六祖大师欲洗袈裟,但苦于无水,见后山树木苍郁,遂以锡杖卓地,泉水应声而出。

    龙泉前是“伏虎亭”,当是有典故的,只是我不清楚(后来了解到原来虚云大师曾于此处摄伏一头猛虎,并为猛虎授了皈依。),然常听说旁边的一个洞里住了一条非常大的蛇。

    寺里的“500罗汉”塑像确是一绝,个个活灵活现,我也没数过,是否真是整整五百个,只是常有兴趣去看那长臂罗汉,或带人去找济公,还有几个罗汉脚下的鱼我也颇是喜欢。

    南华寺还有两个奇特之处。一是寺里的塔是五级的,其他的寺院恐怕七级的多。然禅宗究竟不同凡响的,隐含另外两级,天上地下。二是寺中心有个财主父亲的墓。一般寺院里是不可能有凡夫的墓的。据说当时六祖看中了这块宝地就去找地主陈亚仙请他捐出来建寺。那家伙应该是比较小气,他跟六祖说,您把袈裟抛在空中,遮住阳光的地方就是您的了。六祖于是将袈裟抛向天空,结果袈裟变的非常大,定住在空中,形成了片非常大的阴影,那地主甚是沮丧,但是话已经说出去收不回来。他正沮丧的时候突然发现阴影中还有一片阳光,原来六祖当时的袈裟上有个破洞。没办法,这个洞被太阳照下来的地方,还是地主的,他很聪明,就在这块地上建了祖墓。

    另外,据说,当时很多魔来扰乱,六祖以神通力招来八部天龙布于云端,很快就将魔都降伏了,听着很让人神往。

    去年的时候才知道,据说六祖真身与众不同,骨头是金色的。

    我以前曾想,我和南华寺到底有什么因缘呢?不想,到得这两三年才开始认真阅读禅宗公案,之前对禅宗实是一无所知。

    我在13岁左右,曾经自己偷学了些密宗的法门,不过是当气功来修的,当时觉受是不错,不过很快就入魔了,于是都废止了。2006年的时候,一些机缘才真正开始学佛,这机缘却也多少来源于小时候偷看密宗诸多法本的缘起。一年里我通过网络看了不少书,主要是密宗大德的论著,一下子知道了很多佛法知识。07年的时候,又因为个小因缘,开始看本禅宗源流史,然后开始读禅宗公案。

    所谓学禅宗,其实就是读禅宗公案。在读禅宗公案以前和一些网友交流的时候,也常讨论些关于禅定,神通方面的事情,也会交流些周易方面的想法,少不得也喜欢挂几句高妙的佛法在嘴边引以为傲。但是自从看禅宗公案后,我发生了些变化,才算是开始学佛了,不是学禅宗,就是学佛,所谓真正,就是略懂些“老实”的涵义。

    近些年,颇多人来问过我佛法的事情,我唯一对自己满意的一点是,我从来没有试图引用过禅宗里的话来让人认为我高明,从来没有教过谁什么高深的打坐的法门。我几乎也没有用过《金刚经》里的那些高妙的话。我建议的最多的是修忏悔法,教人放生,让人多诵《地藏经》明因果,劝人念佛。

    这两年我主要在学习禅宗公案,但是我基本不和人谈禅宗,否则我会脸红。这两年,不少人来找我,很多人喜欢说禅宗,或者说密宗的高深的大法,我马上就警觉起来,马上意识到可能来了个虚妄之徒,来了一个败坏佛法的魔。

    自从学了禅宗,所谓的高妙的佛法,我就失去兴趣了。自从学了禅宗,我就开始注意平时的起心动念,自从学习禅宗,我就开始非常警惕那些满嘴禅语的人,就很容易判别很多学佛人的人品问题了。

    如果一个人连四禅的定都没入过,而满口第一义的,我多少会觉得这个人是不要脸的。毕竟我们是学佛人,脸总是要的,我们是佛弟子,不该败坏佛法,虚妄是最大的过错。

    六祖大师明训,禅宗教法唯最上上根人可以当之,我乃业障深重之最下根,禅宗教法我唯一能学的只有学习“老实”。禅宗直指第一义,第一义即佛,我不敢随便说。我曾经去藏地拜见过一位真正的大成就者,我很少和别人说起过上师的名号,因为我实在太尊敬,所以不愿意多说起。

    学佛的人首先需要“要脸”,学佛首先要学做人!

    很希望有一天,所有的佛教论坛都能取消“禅宗版块”。我曾经去过几次禅宗版块,在不同的论坛,说实在的,我感觉非常的悲哀,仿佛在看一群地狱鬼做最后的狂舞。

    佛陀清楚地在佛经里警训这种“穷人深夜细数他人宝”的愚痴,而今末法,重戒律者少,虚妄者多,好吹嘘禅宗第一义者不是魔又是什么呢?

    对于佛法,我向来比较谨慎,我这里没有那些高妙的正行法,无论多么出名的人,如果不重视戒律,说了半天佛法不提出离心和菩提心,那我多半认为他是魔,需知而今是什么时代!

    我这里只有前行法,没有正行法。我这里也没有前行法,因为法无高下,人有利钝,佛陀的弟子扫地都能悟道,我们修什么大法都可能得不到些许受用。

    所谓根器,无非好的出离心和菩提心,和世俗的小聪明毫无干系。

    禅宗,名存实亡了,弊大于利,越早消亡越好,否则还不知道要害了多少人。现在的世界上,谁都别说自己在学禅宗,都不是纯正的禅宗。祖师禅的教法已经没有人受的起了。

    这两年看了不少近代阐释禅宗的书籍,少有可堪入目的,尤其是近代那些学者的阐释。

    我学禅宗,学到人要老实,学到修行需究细微,其他的就没有了。

    也奉劝初学佛的人,但凡遇到那些满嘴禅宗第一义的就赶紧避之唯恐不及,一定要把他们当瘟神,否则别不小心给他们害了慧命。另外,记得念佛回向给他们,因为我可以保证他们来世多半堕在下三道。千万别把他们当善知识来崇拜,而应该当做未来的地狱鬼来同情。真正的善知识,怎么可能对网络上的初学佛人大谈禅宗呢?

    反正,在网络上,但凡遇到见人就大谈禅宗的,就可以把他当做不要脸的人,且别认为他是学佛人。

    要谈禅宗,很简单,只要发誓说一句,自己随时可以入舍念清净的四禅以上的定。千万别跟我说,连三禅的定都没感受过,那怎么“离心意识参”呢?

    曾见网络里有的人说自己入什么样的胜境,我可不管这么多,我倒于细微处发现这些人连初禅到四禅之间的觉受,证量都分不清。那不是很可笑吗?更让人惊骇的是,甚至见过无知之徒于网络上公开吹嘘自己已经证悟,而其文字明显可以看出连体、相、用之间的关系都模糊不清,真是乱七八糟得不可思议。

    且不说深的,只需举个浅的例子。比如我们说某个人在打鬼主意,因为他眼睛老在转,修过禅定的人就会知道,粗级的起心动念,眼珠忍不住就会动,所以需要先修止,那到底怎么样的情况才能修观呢?怎么样的情况下眼珠才不会动呢?如果连这些都没有实修感悟,那整天说禅宗不是可耻吗?

    其实禅宗是最讲究老实的,禅宗祖师早警告禅宗必死于虚妄的口头禅。果然现在的魔子多的不得了,如果您是学佛人,您愿意当这样的魔子吗?

    禅宗所谓需大死一回始得,现在的人甚至迷恋于网络,这样的出离心谈禅宗?自己不怕死就算了,莫害初学的好!

    在网络上,又常见些人谈密宗大圆满,但是发现很多人连大圆满的最高见地都不知道,连如来藏的涵义都不知道,这不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吗?谈禅宗,却不明参禅的先决条件,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读禅宗公案,记忆深刻的就是二祖断臂求法,纸衣和尚苦修等等事情,什么高妙的言句我记性差,都忘记了。

    不好好学佛没有关系,切莫毁坏佛法,切莫断人慧命。如果谁见人就谈禅宗,不顾对机,那,他一定是魔,一定会得到可怕的果报。

    知道多少佛法知识是一回事,自己的相续如何是另外一回事。知道千万佛法可能下世堕在地狱里,而隔壁的文盲老太太,根本不知道佛法,却来世为人,这不是很讽刺么?!

    我在读禅宗公案以前,觉得自己已经知道很多佛法了,结果一开始读禅宗公案,真的是感觉冷汗直冒,之前的所学一点派不上用场,为什么呢?禅宗所谓“思而知,虑而解皆鬼家活计”,我一点实修实证也没有,除了知道些世俗的佛法文字以外,怎么可能懂得个中些许奥妙呢?

    禅宗明明说非关文字,偏偏这么多人热衷这个,这不是找死吗?不对,虚妄的报应比死还可怕,万一堕落地狱那可是万劫不复,那怎么还这么多人敢在网络上大谈禅宗呢?自己死没什么,不怕也害死别人吗?学佛人多少该有点慈悲心的吧?!

    佛法不凭么!

    喜欢高谈阔论禅宗的不妨选几则禅宗公案来说说公案里细微处的奥妙,禅宗说禅即教纲,教为禅网,既然那么懂禅宗,不妨对应经教次第好好讲讲。

    我很有把握地给出建议,但凡在网络上遇到喜欢高谈阔论禅宗的,基本都是些死鬼,离地狱不远。

    而今都什么时候了,还禅宗,禅宗!禅宗就毁在这些无耻之徒手里。

    我是先自学密宗教法的,又近年苦读公案,而于今年则开始重视修学净土念佛法门,计划日后主修念佛法门以求解脱,其他为助行,发愿以阿弥陀佛西方净土为归。末法而今实是虚妄不得,否则必悔不当初,未来必苦不堪言。

    我也不知道自己前世是和禅宗,还是和宁玛派更有因缘,也许都有。小时候读到大圆满法有想流泪的感觉,这两年深夜里读禅宗公案则常觉凄然。学佛至今,派别之间的教法差异已经不会太难倒我。差异是因为因缘,不同的方便,根本是一致的。最低的佛法,比如大圆满前行的外加行,为了修出离的,不就是禅宗之最切么?最高的也能说的最低,比如前面提到的扫地悟道,至于极处,不就是禅宗么?

    如果不学密宗那样完备细微的教法,我很难知道佛法一二,若不苦读禅宗公案,我现在还完全陷在佛法方便,文字游戏里不得抽身。密宗的大圆满体系即禅宗,禅宗展开的网。

    一切佛法都是死的,即便高妙的禅宗语录都是死的,电光火石,剑去久矣!

    什么是活的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至诚顶礼十方三世诸佛菩萨,历代显密祖师大德。

    弟子至诚发露忏悔!

    南无阿弥陀佛!

    回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