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举密宗大德可能对禅宗的一些误解


  • 关于显密之间的关系,这几十年汉地佛教存在很多混乱的说法。原因是缺乏深入了解或者修证的原因。尤其是汉地对密宗的了解大体上还处于比较粗浅的阶段。

    而另一方面,密宗人士对汉传佛教的了解也有一个逐步深入了解的过程,主要是历史上缺乏沟通的缘故,另外就是因为语言障碍所限。当然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大为改观,比如五明佛学院的几位堪布的汉语水平实在让人惊叹,至少我是远为不如,对汉传佛教的教法典故也是熟悉无比,实在是非常的了不起,确实是善知识,我在他们那里都受益良多,在此感恩!

    然而禅宗向来是秘密非常的,对于初来汉地的少数密宗大德可能会一下子难以深入了解,在而今汉地真正懂得些的都已经很少了。

    这两年,偶然见到些密宗大德的开示,中间谈到禅宗的,而我以为有的观点或许值得商榷,那么这个帖子里已经提到过一些问题了,下面再试举几例:

    (一)妙摩诃衍大师于藏地的公案

    这个公案非常的著名,影响也非常的大,在藏地佛教历史里,说法也非常的多,但是确实存在诸多疑问,对后世藏地学人了解汉地真正的禅法确实存在错误的引导。

    这个问题我曾经专门写文辩论,这里不多说了。大意就是说稍了解禅宗发展史的人,是没有道理相信禅宗最盛之时的禅宗大德会可能持藏传佛教所认为的“断见”或者“邪见”的,我认为是当时藏地的佛教时代因缘导致的误会。当然在藏地佛教历史上,也有些祖师大德高度肯定摩诃衍大师的禅法的。

    (二)禅宗的四个发展时期

    我发现很多密宗大德纵然已经熟读了很多禅宗典籍,但是细微处仍然可能出现很大的误解。密宗大德似乎没有一个不为六祖大师威名震慑的,无论如何,毕竟六祖大师留下一部公认的佛经,同时又在汉地禅宗真正的开山祖师。

    有密宗大德评论禅宗说六祖以后禅宗不济开始需要以参话头的具体手段来证悟。那这就是明显的错误了,我相信可能有不少的密宗大德会误以为六祖时期是禅宗最盛的时期,其实当然不是。

    实际上,禅宗最盛是由六祖的后二传弟子马祖道一和石头希迁禅师开始的,正是由这二位大禅师引导生发出后来的五叶十派的。现在的人津津乐道的玄妙禅宗大多都是自这个时候开始的。

    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举这个例,说明藏汉的佛法还需要更多地彼此了解才好。

    六祖的禅法实际上是比较近教下的,也就是说依经论而直接讲道理的,后期的禅宗手段则常不立任何见地,用的是密宗常所谓的持明表示传,直指棒喝。就算是宋朝开始根器不济,需要以话头禅引导,但是师傅在教导弟子之时仍使用大量高深莫测的禅宗祖师接引手段,并非一般人以为的死手段。在禅宗灯录里,大量的禅师通过参话头分明证到极高境界,透过三关,理论上而言起码是接近八地的境界了。

    (三)达摩大师九年面壁

    这个问题我见过好几位密宗大德说禅宗见性后也需要保任,并非都可一悟当下成佛的,他们于是举了达摩大师九年面壁的公案。

    这是两回事。

    密宗大德说的好象是达摩大师来汉地传法的时候境界仍然未稳,还需要特别在山洞里面壁来保任稳定境界,这是很大的误解。

    禅宗对应的根器因为是最高的,大圆满对应的根器是普被三根,而实际上依法身颇瓦成就而言,大圆满对应的仍然是上根,而禅宗对应的是最上上根。所以在教法要求上是不同的,禅宗在盛时,禅师如果没有透过三关,是没有资格出来传法的,而大圆满的要求要稍低一些的,即证悟大圆满者就可以传法了。

    那么我们对比达摩大师以后的禅宗祖师境界就知道了。六祖说,抡刀上阵又有什么难,意思就是说拿把刀上战场仍然可以任运于明空不二的胜境,赵州禅师说他三十年没有错用过心,就是说无论吃饭方便都住于胜境的。何况禅宗非常讲究悟后在红尘中对境炼心,那怎么达摩大师还需要特别在山洞里保任九年呢?何况禅宗很多祖师大德都提到达摩大师因当时因缘未熟而等候九年的论述。

    我们再看《祖堂集》,达摩大师悟道时已至极境,但是他师傅告诫他切勿马上出来说法,否则会有因缘上的灾难,要等他师傅圆寂多少年后才能前往汉地。那么依据后来的颇多因缘推测,达摩大师来汉时已经可能两百岁以上了,更有密宗公案提到达摩大师在藏地传法的事情,如果确实的话,达摩大师已经三百多岁了。

    那么显然地,达摩大师来汉时距离他彻悟起码已经有几十年了,那怎么还可能需要特别在山洞里闭关保任呢?

    (四)向上一路

    这个问题也常见密宗大德提及,他们总是以为禅宗另外还有什么特别的法门来圆满报化身,我觉得真是不可思议。好几次见密宗大德以为五祖三更时传了什么具体的法给六祖,(实际上在些禅宗公案里可以知道一些禅师在师傅那里得法后,师傅就会告诉他已无法可得,只不过可能还会教授一些以后接引后学的经验罢了,比如六祖教导的出语必双,洞山禅师可能教导的君臣五位的接引技巧等等)。那是很误解禅宗的。

    禅宗所谓的向上一路指的是彻悟,破牢关,即任运胜境,即证得明空不二而且要没有这个执着,即大自在,任运无碍。所谓向上一路,千圣不传,这个才是佛的境界,明空不二相对还能用文字来阐释,但是住于这个境界而又不执任运则非文字可以言诠,所以说千圣不传,没有任何一位佛菩萨能以文字语言来传,唯以心传心。

    甚至有密宗大德也举例说到释迦牟尼佛在观星悟道之后在菩提树下静坐六天六夜,可能就是在修类似密宗那样的法,这说法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实际上,释迦牟尼佛之得道和很多禅宗祖师大德没什么太大差别,差别在于释迦牟尼佛是在没有佛法之前的自悟,其他在根本上是一样的。象释迦牟尼佛这样的显现,观星而悟,一簇破三关,再六日圆满大用即得究竟佛果。再说,释迦牟尼佛本是化身来度,本来就是佛。但是无论如何,在因地的显现上,都必然是遵循佛法根本的。

    如果禅宗象大圆满那样有具体的修报身方便的脱噶法门的话,那禅宗也就不叫禅宗了。

    (五)禅宗的闻思

    禅宗的教法和教下派别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一个明显的是在禅宗盛时,甚至有不允许多看经论闻思的。那么有密宗大德在说闻思的功德的时候曾批评现代汉地某些大德所谓只需要学习他指定的几部经论就是了,并且特别举例即便高妙如禅宗,禅宗的诸多祖师大德都是博闻经论的,比如永明延寿禅师。

    而实际上,关于闻思的问题也需细究对应的根器因缘,虽然大体上而言,确实是深入经藏,智慧如海的,但是也有特例。

    首先,禅宗在明心见性以前是不允许广习经论的,避免未悟以前的思而知,虑而解,因为禅宗教法非常特别的缘故,讲究无门为门,单刀直入。很多祖师大德后来著书立论,于经论广征博引,那是在见道后才开始广阅大藏的缘故,和密宗的情况完全不同。密宗是先系统学习显密理论,或边学边实修,大是不同。

    当然这位密宗大德的开示是针对现在的汉地学佛人不喜闻思,连基本的佛法都不了解的情况下而偏重而言的。

    而实际上,我以为针对象一些修学净土法门的愚夫愚妇而言,有的经论显然是不适合多学的,比如象诸多了义佛法,反可能产生疑惑,影响信心。所以法无定法,需要应机教授的。常见到汉地有人跟些明显不合因缘的净土学人大谈空性了义,大谈《金刚经》里的万法皆空的道理,我认为是非常荒唐的事情。

    而在禅宗问题上,禅宗盛时绝对是不可能广习经论的,顶多就是几十年持一部《法华》或者《楞严》之类的。的确有禅师在拜见禅师大德悟道以前学习过不少经论,但是当时他们并非禅宗弟子。观察禅宗公案很容易发现从一开始就在禅宗大德身边受教的是不可能去广学经论的。因为即便是佛法,思而知,虑而解,皆鬼家活计,为禅宗不取。

    那么针对这个问题,必须说明,那是禅宗盛时的情况,现在的学佛人根器远逊唐时,当然就该多学经论了。但是这个仍然是要细究因缘,不能一句说死。

    顶礼历代显密祖师大德!

    忏悔!

    回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