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出生贫穷农村户,灾难频仍苦不堪(二)


  • 2017-10-12 德藏

    出生在四川偏僻的农村,应该是自己前世罪业成熟,投胎的家族非常贫穷。父母结婚时父亲是军人,其实父亲在当时有一部分存款,然而爷爷奶奶也比较苛刻,我母亲从怀我到出生,没有吃到一斤大米。到如今,我家族长辈都说,我出生的时候三斤不到,如今却长大成人,实在难以想象。

    84年村里经历火灾,全村房子烧光没有剩下丝毫之物。父亲用微薄的存款以及到当时的供销社上班挣钱修房,母亲一人在家带着我,筹备修房子事宜。很奇怪的是,那一年冬天连下三场大雪,父亲修好总被压垮,整整三次,父母以泪洗面却毫无办法。

    爷爷奶奶在显现上丝毫不照顾我们,父亲的兄弟姐妹也是如此,反而母亲家族的许多长辈亲人伸出援手,竭尽所能的帮助我们修房子,然后四处流浪,像乞丐一样去化缘粮食,不然的话,我们家就没有吃的,也没有修房为工人做饭的粮食。也没有什么钱财来解决修房的问题。乞丐一样讨来的粮食除留一些生活外,还要买一些来换成钱支付工人的工钱,这样境况持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

    自己和母亲在家没有房子居住,新房未好,旧房已毁,母亲抱着年幼的我睡在树下,或者木板铺的床上,常常醒来发觉,身上或雪或冰霜。

    在我稍微有记忆的时候,母亲有严重的胃病,大约是89年,按照当时的说法,很难治疗,然而苍天总是给人一线生机。我父亲的战友带着我父亲去邻市某县一个还未出家颇有神通的女性家中(后来出家修行并广修寺院),当时神通闻名很多区县,无数人慕名而去。母亲去后,仅仅给我母亲喝了一些水,居住了两天,回来胃病大为好转。母亲也从此开始学佛。

    至今,回忆起小时候诸多经历,却对家中长辈没什么怨恨心,也没有什么报复,也依然恭敬尊重。在小时候总觉得长辈不好,稍微长大学佛后开始懂得,其实这是自己的罪业,若无罪业,自己岂不是可以投胎到更好的环境家中去,既然投胎到家中,就应该接受,应该欢喜,说明和父母的缘分深厚,说明和家族的缘分深厚,也说明一点自己的业障也很深厚。如果自己真的福报很大,肯定会给家族带来福运,没有带来福运,结果一把大火反而毁灭整个村,我究竟是罪业深重还是恶运入身呢。

    懂事起,我就看见父亲喜欢用民间香烛等法祭奠去世的祖先长辈。从我读初中开始,我就开始自己在家里或者去世长辈坟墓前祭奠,也喜欢在家里敬献门神、地神、灶神一类。总觉得自己罪业很深,应该好好忏悔,应该尊敬天地鬼神,我没有很大的力量让天地欢喜,让父母欢喜,让家族长辈欢喜,所以家庭多灾多难。

    每年的春节除夕总会带着鞭炮,香烛纸类去坟墓前祭奠祖先,然后磕头,也很喜欢在灶神前,门神前做这些事情,觉得这个时候是自己唯一有用的时候,也是唯一可以对祖先,天地表达感谢的时候。在当时来说,自己没学佛,也不懂很多知识,只能如此。

    后来,祭奠祖先长辈,敬献鬼神的民俗方式一直使用至今,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不知道是精神世界的延续,还是觉得自己依然力小,依然希望通过这些方式去感恩祖先,去感激天地。

    接触佛门后多次想过,自己是否应该不在用这样传统的方式去祭奠祖先,去敬献鬼神,但是自己总是给自己说,自己罪业深厚,福德浅薄,修行无力,希望用这种方式去尽自己的心。

    学佛皈依后,也懂得不能轻易去为鬼神磕头,以免破坏皈依戒,但是内心对他们的尊敬却没有减少过,但是在祖先的坟墓前依然固执的磕头,因为自己觉得我学佛后连过失的祖先也不能磕头的话,我觉得不应该,如果没有祖先的血脉,没有传承,我的人身的确没有办法得到。我也的确无法出生在这样吉祥的家族。如果学佛后,我连对祖先长辈都不能恭敬和礼敬,我学佛的意义去哪里了,佛从来没有告诉我不可以礼敬祖先,我应该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对祖先的尊重和敬爱。

    在坟墓前,我特别喜欢唠叨,像一个老太婆一样,总说自己的种种事,我总感觉祖先就在我面前,像聊天一样,从几岁到如今三十多岁了,却依然还是一样的习惯。习性难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