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出生异象累双亲,父母恩重无以报(三)


  • 2017-10-13 德藏

    大约在四岁,我就开始做家务,不知是天生就会还是自己是苦命的人早懂事,做饭等家务基本不需要父母操心,每天就是读书,回家,回来就包揽了做饭,喂猪,扫地等全部家务。读书的时候,因为离学校很近,也不需要太操劳,但是学习成绩并不怎么好,始终对读书没有太大的兴趣,成绩一直是中等。

    十来岁的时候,父亲离家去外地打工,就我和母亲在家,母亲更加劳累,自己也在家中做得更多。记忆中在父亲离开家的这几年,我没有让母亲操心过做饭,家务,卫生还有饲养牲畜的杂事,一个人想着办法解决了所有的一切。

    在村里,长辈们常常说,你又忘记撬柜子了,意思是我做的饭里面又没有大米。红薯,玉米是家中主粮,甚至经历过两三个月没有盐巴的日子。一直到96年,才真正开始吃大米,

    虽然家里穷,但是在哪个时代,佛教兴起,当地很多地方大兴寺院,母亲常常一个人背着上百斤的粮食走着山路,送到几十里路或者更远的地方去供养给寺院。到达寺院从来不会吃寺院的饭,因为自己没有钱供养,最多喝一点水,然后又一个人走路回家。基本上每次回到家人已经疲劳到没有丝毫力气。

    后来母亲说过,寺院的饭不能吃,那是给为寺院有付出的人吃的,母亲长期给寺院送粮,都没吃过饭,后来偶尔去寺院做义工的时候,也是尽量少吃或者不吃。母亲经常给我和村里的人说,寺院的饭不好吃,吃多了要还的。

    80年代90年代初,有很多乞讨的人,有些是在家穷人,有些是出家人化缘为寺院。母亲从来没有拒绝过,大碗大碗的米面送给他们,我不知道母亲的心态是怎样的,至今也没有问过,是什么原因让母亲这么大方,我们自己却常常过着没有米面的日子,仍然愿意把好的给别人。

    记得大约在90年后,村里通电,当时我还年幼,就经常负责抄录电表,收缴电费,一个人解决家里不通电,开关或者线路问题,家里的大小事我基本负责。当时抄录电表和收费是轮换。

    一个人走几十里山路去外婆家。到外婆家是最幸福的事,因为外婆家的生活环境好,吃的很好,外婆对我恩德特别大,如今回忆,内心依然充满感动和思念。在我后来学佛后从某方面得知,外婆在年轻的时候救过前世的我。恩德大如天。

    到外婆家,一个小孩子也没有什么乐趣,最喜欢一个人走到几分钟外的寺院,正觉寺去,总觉得这里很干净,很宁静,很祥和,心特别舒服。

    去了寺院,最喜欢的就是磕头,然后看着佛像,再回家。一直到前几年回到舅舅家的时候,也是没有忘记去正觉寺礼拜,这是对我来说,恩德最大的寺院,我因这个寺院,种下善根。也因为这个寺院开始皈依,也因为这个寺院,才打开佛法的门。

    母亲在家里也挂了一幅观音像,用农村最普通的柏树香来供养,如果母亲没有时间的话,我会去观音像前点上香,然后磕头,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觉得应该好好礼拜,自己家这么不好,很想观音菩萨能帮助我们。

    家运依然不好,家中常常不吉祥,比如牲畜死亡,挣钱无得,收成不好。我如今还记得,母亲在观音像前磕头的时候突然晕倒在前。太小的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母亲,帮助父母。心里的痛苦,难过遍布全身。

    在没有学佛法前,我始终认为自己是有罪的,如果没有罪业的话,家也没有这么坏,我的出生,给家庭带来了灾难,带来了恶运,村里火灾,修新房也修了三次才成功,后来母亲大病,再到家庭各种不顺,从出生到我五岁的时候,基本上每一个月都没有离开药,每一年都会住院。

    如今家里长辈还常常说这些事,说抱着我的时候,开始的时候还乖乖的很好,不知道怎么了,一会孩子就全身青了,紫了,也摸不到呼吸了,像一个死人一样。吓得连忙抱着送到十多公里外的医院,到了医院的时候,挂着氧气,一会又好了。这样反复经历着生死也不知道多少次,母亲说,养我,比养十个孩子都难,因为养我,是用泪水养大的。

    刚刚出生后,五天内也不哭不闹的,也不吃奶,家里人急的不行,后来实在熬不住了,半夜12点多我奶奶和大爸的爱人一起走路去找巫婆来给我看,巫婆来看了说,这个孩子奇怪,那边是男人,还没死怎么就投胎了,阎罗王哪里都没有去。连忙用民间的方法后,不到一分钟,我大哭大闹,然后开始吃奶。恢复正常。

    如今我的长辈很多都还在世,最喜欢在和我见面的时候说我小时候的苦难和经历的事情,也最喜欢说,如果你不孝顺你父母,你要天打雷劈。你父母为了你受尽了罪,吃尽了苦。

    到现在,我内心对父母充满着感动,感恩,感激。父母生育,我是一个不孝顺的人,一生也难以回报父母恩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