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初中住校贫困苦,大舅探望暖心田(五)


  • 2017-10-15德藏

    96年小学毕业,开始新的生活,在学校住宿,两周回家一次,于是开始背着大米到学校食堂吃饭,当时是用铝盒蒸饭,饭盒里面加一点米,加点水,放在食堂的大蒸炉里面,自然有食堂阿姨负责,到早上、中午、晚上吃饭的时间,学生都是疯跑到食堂,下课是最开心的,可以吃饭可以休息了,但是拿到盒饭的时候是最伤心的。盒饭里面可能因为水少米还没蒸好,也可能水多蒸成干稀饭,甚至被其他的同学悄悄的给您倒掉,或者把米给你抓走。

    哪个时候家里穷,除了带米,没其他什么可以带的,每顿饭就是吃米饭,其他没有,当时两周给7元钱的生活费,喝汤的话,食堂有,两毛钱一勺,里面只有水和辣椒,还有零星的莲花白。再多一点的话,就是吃五毛钱的素菜一份。

    在初中两年的时间里都是这样度过,没有咸菜,没有蔬菜,一切都是无,最多偶尔的一点汤,两周七元的费用,从家到学校,还是每次回家,走路有十多公里山路吧。偶尔一个人,偶尔和同学结伴。

    父亲当时是镇上餐厅的川菜厨师,当时工资不高,仅仅可以满足家庭的基本需要。母亲很少到学校看我,父亲也是,每逢镇上双号赶场的时候,眼睛总是看着学校门口,两年的时间里几乎没有发现过父母的身影。

    我记得初一的时候,大舅来学校,当时是上课时间,也许是心灵感应,我一下就发现窗外的舅舅。下课了,舅舅抱着我,问我的情况,内心感动不已。读小学的时候,舅舅也来过我家一次,我在学校读书,看见了家里我做的饭,舅舅哭的很厉害。在我30来岁的时候,舅舅还说,他当时看见锅里的红薯和玉米汤,就想起给猪吃的东西,猪食一样,红薯,汤都变颜色了。

    大舅从小读书也吃尽了苦,后来工作地带是川西高原阿坝地区,是属于四川省林业厅直属阿坝州林业工程师。

    初三的时候,父母自己开始经营饭店,卖一些小吃,生意挺好,我读书后,一天回家三次,都会吃饭,帮助收拾和洗碗等杂务,但是在这个时候成绩很差,有一点像黑社会的学生。

    不知道是往昔的业力还是恶缘,同座都是女生,几乎都有青春的喜欢之类的,但是自己很呆,根本没有什么喜欢与否的感觉存在。后来初中毕业才从老师和同学口里得知。

    初中毕业,高中没有考上,中专也没有。当时对中专已经不怎么受欢迎了。高中的热度增加。99年,是我命运彻底扭转的年份。

    99年,我大舅已经退休回家,初中毕业带我去很多城市去看,给我讲述了很多他的人生故事,吃的苦,受的累,还是家庭无尽的苦难。我成了舅舅的知心人,却也愿意听,总觉得从长辈这里可以学到自己很多无法学到的知识。长辈一生就是智慧的一生。

    父亲常常骂我,数落我的一切,我却没有办法争辩,的确是自己没有让父亲看到希望,母亲虽然心痛,却也安慰我。初中毕业的时间越来越久,父母也越来越着急我的学习。

    大舅的儿媳是南充高中的外语老师,南充高中是整个南充地区最好的高中学校,大舅的儿子是香港船业集团的船长。当时委托他儿媳帮我联系南充的高中或者中专学校,结果舅舅的儿媳当着舅舅和我的面索取好处费。舅舅愤怒,带着我离开,从这以后,一直到舅舅去世,舅舅和他儿媳的关系都不好。

    我当时告诉舅舅,我说,我未来不会在南充地区读书,在这里的任何一个地方读书,我都不会成功,我要读书的学校肯定是南充地区以外的地方,舅舅说,为什么,那去哪里读书。我说我也不知道。

    在读初二的时候,我老家出现了一个很有名的神通儿童,大约八岁,很多人前去,包括当时很多达官贵人。他说自己是是天上药神下凡,做一些好事,也为解决一些病苦,也为让大家相信善恶。

    母亲当时也带着我去了,我看见这个孩子也没有发现很神奇的地方,不过心里也不畏惧。我听母亲后来说,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小孩告诉我母亲,你们来干嘛,不用来,你娃儿以后不一样,我不能看。

    我在外地读高中回家,他已经开始读初中,离我家饭店非常近,也经常到我家吃饭,经常询问我,而且非常想认我为哥哥,也亲自多次请我去他家吃饭,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就去了一次。

    8月初,父亲在重庆当兵部队的战友来到我家,拜见父母,随后聊天听闻我的情况,父母也希望他的帮助,战友说,这是小问题,我能帮,我给您找关系,送到重庆一个大学里面的高中部读书。随后父亲也不做生意了,让我和母亲在家守着,父亲和他战友亲自去学校了解全部情况和信息

    才隔几天回来后,父亲特别高兴,说我同意送您去这个学校读书,环境好,而且是大学里面,就是费用高,当时读一年高中2000元,住宿1000,还不算生活费用。

    父母商量,为了我的未来,还是同意了,原来是西南师范大学的内部高中。没有非常非常大的关系根本不能进,也不能知道。高中只需要读两年,全是大学老师讲课,甚至可以一年就可以参考大学。

    就这样,16岁的我,离开老家,踏上不可知的路。犹记得父亲送我到学校回家的时候,手里只有25元钱,其他的全部留给了我,回到家的时候,父亲手里一分钱也没有,当时乘车可以谈价的,所以价格非常低。就这样,我和父母相隔两地,父母在家长期泪水哭着,而我从未去过哪里,独自的哭着,我也不知道来这里后,以后会怎么样。

    一切就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始新的命运。

    即日起,佳鹏(德藏)师兄最新文章将首发于博客,欢迎师兄们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等佛子当如佛教言,遵守法令,爱国爱家,敬爱社会,和睦相处,互助友爱,才是实践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