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见个帖子说到在北方喂鸟的事情,想的很周到。随喜他们喂鸟,真是很好。

    (上天有好生之德,大地有载物之厚。 ——《论语·颜渊》)

    忍不住也来说些“鸟”的故事。

    看禅宗公案的时候发现个故事很有趣:有位禅师很年轻就证悟了,于是找了个山建了个小道场准备弘法,但是结果没什么人来求法,他很郁闷。有位老禅师知道了后就建议他喂鸟,于是他就开始在山里喂鸟,将自己的食物布施给山里的鸟吃。过了二十年,突然来了很多的年轻人来向他求法,并且很多人悟道,据说这些年轻人很多就是他以前喂的鸟。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有位女居士来弘法寺拜见本焕老和尚,她在跪拜老和尚的时候,突然看到前世的因缘,原来她曾是老和尚年轻时给念过三皈依的鸭子。(后附注)

    如意宝法王曾经在非常时期为一只山羊传讲佛法,山羊为此死后往生佛刹土,后来仍有回来感恩。

    前段时间我花了100元救了6只鸟去树林里放生,那鸟真是“傻”,让我苦笑。其中一只放出来,就站在我身边发呆,或是侧着头看着我,似乎很好奇似的,不得以我只有等他飞走。结果过了半小时,它才肯飞到我头顶的树枝上,但是仍不肯走。另外一只更傻,一放出来,它马上在附近扒地上的枯叶找起食来,优游的很,那鸟很大只,声音弄的很大,很享受的样子,偶然看看我,似乎很熟悉似的,很安逸地在我身边找食吃。

    天已快黑,我也该回家,但是那二傻鸟就是不肯走,我放生一般要等候一段时间才离开,为保它们的尽量安全。不得以,等了一小时左右,树枝上的鸟才飞走,而身边那大鸟,羽翼丰满的,在我身边吃的好不愉快,一点没有想飞走的样子,我继续等候了一会,天马上要黑,就离开了。

    (附:我在阳台放了两个盘子,一个装水,一个放些碎饼干什么的,已经有一年左右。每天都会有鸟来吃,边吃边唱歌。还有大鸟带小鸟来吃。小鸟刚来的时候还在学飞,现在都长成了大鸟了。)

    多行布施,多结善缘,功德无量!

    忏悔!
    南无阿弥陀佛!

    (附录:索达吉堪布:“我以前也讲过,有一名叫印亮的比丘尼,曾来过我们学院两次,她小时候常能忆起自己前世是一只鸭子,一次偶尔的机会,她去拜访本焕老和尚,在顶礼时前世情景历历在现,她不禁痛哭一场,并很快在那里剃度出家。(她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在学院也呆过一段时间,她画的画以前我那里比较多。)原来,本老在“文革”期间为公社放鸭喂鸡,他常给那些鸡鸭皈依三宝,为它们念经咒回向,而印亮比丘尼就曾是其中的一员。

    去年我们学院有一个尼众,也认为自己是本老的徒弟。她倒不能回忆前世,但总梦到自己是一只鸭子。后来本老过100岁生日时,她就下山了,现在可能也没有回来。

    本老的好多“鸭子”都跑到学院来了,其实我以前放牦牛时也给它们念过经,但我的“牦牛”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也许我当时念得不专心,它们现在仍在恶趣中也未可知。不过那天有一个人问:“我是不是您放的一头牦牛?”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他也不知道,双方都没有证据,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