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问: “最近我静下来时,头顶好象总有虫子在动是怎么回事?虽然并没有刻意念佛。”

    这个问题其实以前很多人问过。

    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初学最容易遇到,无论诵咒还是诵经,拜忏还是打坐。

    佛经说,“末法时代,禅定第一”,其实都是禅定,正法时期500年的戒律成就是禅定,像法时期1000年的坐禅成就也是禅定,末法10000年的净土成就还是禅定,念佛一心不乱就是禅定。方便不同,究竟无别。

    一切佛法的核心都是为求禅定,包含广义、狭义的禅定。

    通过修各种佛法,会感觉到头顶如虫爬动或者痒,是进入初禅的标志,因为在初禅时会发动“八触”的觉受,即动、痒、凉、暖、轻、重、涩、滑。

    这是密宗常说的“心气不二”或者我们常说的“身心如一”的道理,即我们心的相续状态是和报身的状况相应的。比如一个人发怒的时候,会感觉胸闷,这是因为气塞胸腔。在红教的六中有导引中甚至提到大成就者可以通过控制气住于身体内相应某处而随意入于六道各处,则更能说明这个道理了。

    所以一切佛法都是为了导向心清净的。佛法修行的根本是出离心、菩提心和清净心,前二者都是为了导向清净心的必需方便,因为佛教追求的是证悟绝对的离戏空性。在修证过程中,显宗比较偏重从心地上下手,而密宗则可以说是性命双修,很多报化修法的方便,更容易让根器稍差者深入。

    心静了,报身就相应地发生变化,产生觉受。同样,专注于报身的某一处修止,则可以让心静下来,所以是相辅相成的。说到气脉明点的变化,作用先是明显于体表的,比如很多诵《地藏经》的人专注时会感觉鼻尖发痒,这是因为我们诵经时心专注于手中经书,视线向下的缘故,气于是被引导至于鼻尖。因为诵经时无法舌抵上鄂,所以气就停于鼻尖,无法下行。道教一开始是以守丹田的方法来培养元气,启动清净气的,然后产生小周天,大周天的循环,消除障碍。但是佛教更重视“心法”,所以没有明显地提到小周天等,但是实际上四禅以前的境界都是共法,各派的觉受是一样,无论佛教诸派还是外道它派。显宗少谈报身的觉受,而密宗多运用报身的方便,但是不提小周天的作用,更重视的是修心,在生起次第通过修出离心,菩提心,求本尊的加持相应来导入四禅的清净定境的。密宗要到圆满次第才重点修习气脉明点,通过报身的方便修行以求空乐不二了悟空性。宁玛派有更顿的方式类似禅宗,但是大体上非一般根器可及,大多还是需要气脉明点的修法的。

    这些初级的禅定觉受是感应在体表的,到了四禅以上的境界,身体的觉受就都没了,呼吸停止,身体感觉不到存在了,气会转化为清净气进入中脉。很多初修感受到身体体表的觉受,难免产生疑惑,其实这是必然的过程。中医很讲究通,通了就感觉不到痛了。佛法修行也一样,某处有觉受,说明气在脉的某个地方堵塞了,不通,气无法顺利通过,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觉受,所以要深入渐通。在修行的过程中有非常多的大小关需要透过。

    对于初学而言需要掌握一些诀窍。首先是对于非童子身的人而言,盲目地追求腰背挺直是急于求成的做法,不仅很难做到,而且很容易导致不能放松,难以入静,甚至产生障碍,所以一开始还是以放松为要,尽量能坐直些就可以了。实际上,等到进入稍好的禅定,气会通过尾闾上冲,自然会让腰背直起来。第二个诀窍是虚胸实腹,对于身体健康状况没那么好的人,尤其是淫欲重的人,浑浊气很容易上升,积于胸轮而感觉到胸闷,所以需要虚胸实腹,让气沉于小腹气海内。第三个诀窍是需要放松脑袋,不高不低,眼光平视收回的状态,否则久了容易感觉到头晕气闷。

    当然这样的诀窍是有很多的,根据不同的人的情况需要不同的诀窍来调整。对于非童子身的人而言,我以为当先修忏悔,马上就追求修止观禅定是不太合适的,尤其不适合盲目追求跏趺坐,那比较难以放松身心。当然如果不发出离心和菩提心的任何修法都非佛教正法,所以最好还是一步步来的好。建议大部分的人都先修大礼拜10万等前行后再专修禅定的好,否则总是难以入甚深禅定的,应先消除报身障碍,证悟空性第一步都是要先破“身见”的,这个起码是四禅以上的定境了,但是对于证悟空性而言这只是入门而已。第四个诀窍是无论是打坐还是诵经一段时间后,一定要记得先按摩全身五分钟以上的时间后再起身,以防气血滞碍,尤其不可在床上打坐后马上入睡。可先双手搓热“洗脸”,十指按摩头部,然后再从上至下依次按摩全身。总之窍门是很多的,学佛修行需要多闻思才好,否则很容易盲修瞎练。

    道教的修行体系也很好解释这个问题,精气神。精,先天的本原,现在的人很多都淫欲重,精不固,消耗很大,所以需要先固本培元,产生清净气,气清净了就会引导身体的周天循环,消除障碍,就达到神清气爽的效果,心就清净了。

    当然佛教和道教在入手方便上有很大的不同,佛教要更重视从心地上修,所以更适合现在这个时代,现在很多修道教法门的人修成了气功术,容易出偏着魔。无疑,现在佛教之盛是远胜道教的。

    初禅的“八触”一般而言,都是渐深出现的,最容易感受的就是跳动,痒。关于这个在小乘的经典修法,观呼吸修止观最容易感受到这样的次第。所以如果是刚能感受到动和痒,说明已经有些相应了,但是无疑后面的路还长的很。所以一切佛法都是在修禅定,即便一刹那的心善也是禅定,广义的禅定,所以说禅定时时可以修之,放生诵仪轨的时候也是修禅定,诵经自然更是了,闻思佛法的时候都可以修禅定,都一样的,都是为了引导激发潜在的佛性。

    出现这些觉受,最重要的是知道就行了,不用理会,否则难以深入,甚至出现障碍。

    诀窍是,去“五盖”:昏沉,掉举,贪,嗔,“疑”。

    针对提出的问题,就是要去这个“疑”。

    个人浅见,仅作参考。

    共勉!精进!

    忏悔!
    南无阿弥陀佛!

    回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