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如愿皈依具缘师,参职巧遇老喇嘛(十)


  • 2017-10-20 佳鹏 德藏

    大二下学期,修行禅宗非常得力,也对修持愣严法门颇有受益,甚至可以在晚上不睡觉的情况下通读愣严经十卷。

    大约在6月初,我在网吧上网,浏览了藏传佛教的很多网站,也有简单的认识。我认为自己要此生成就,必须寻求自己生生世世有缘分的上师,获得传承教授,如法修持,才能如愿。

    于是发愿,我希望在本月底下月初能遇到自己具有生生世世缘分的上师。得到上师的慈悲眷顾摄受。 大约在6月20余号左右,晚上梦境非常殊胜,如今依然历历在目。

    我无法找到任何询问的人解答,于是上网查找,在某个佛教网站突然看见一个喇嘛的电话,我随即抄写下来,经过反复思量,我决定打电话过去询问。电话很快接通,喇嘛汉语不错,非常详尽的解答了我的梦兆。而后告诉我他在山东青岛,希望我到成都拜见他。

    过了几天,喇嘛来电话说到成都了,我心里没有犹豫,就准备出发,随即前往重庆菜园坝汽车站乘坐汽车,记得是100多一点点的车费。到了成都五桂桥车站后打的到武侯祠。为了拜见喇嘛,一个月的生活费就这样消耗了,心里却没有一点点的懊恼。

    到达成都武侯祠后,喇嘛的一位弟子来接的,带着我去买哈达,居士说,你顶礼的时候,你要说请喇嘛慈悲加持摄受我。我点头应允。至今记得喇嘛在武侯祠十字路口的二楼格萨尔王餐厅内见面。我看见喇嘛的时候,喇嘛在座位上喝着酥油茶,我连忙过去,喇嘛端起一杯酥油茶给我。我内心突然升起一种感觉,我觉得很欢喜,感觉这个很吉祥,感觉是很殊胜的征兆。

    坐下喝了酥油茶,然后和喇嘛聊了起来,喇嘛问起我的经历,我也一一告知。和喇嘛相逢,感觉久违的亲切,到吃晚饭的时候,喇嘛带着我去至今都还开着的餐厅吃素食。我记得刚刚20元的费用,我说我供养喇嘛。喇嘛说这个钱我出,我说:二代表智慧和方便,也代表任运自在,也代表福报和慈悲等等的殊胜意义,更代表勇士和空行。喇嘛笑了起来,你懂的这么多,我说这是我的猜测,我感觉挺好。

    晚上我和喇嘛住在离武侯祠稍远的地方,因为居士家房子小,我和喇嘛睡在一个房间。因为是夏天,我就睡在喇嘛的床下,喇嘛说地上凉,不好,我说不会,我能够和喇嘛睡在一个房间,这是非常非常好的事,一晚非常吉祥,

    早晨醒来,看见喇嘛已入禅定,眼睛凝视虚空,我非常奇怪,为什么要瞪着眼睛看着虚空,佛来了吗?没有过多久,喇嘛为我皈依,赐予法名,后来得知我的法名与佛学院某位大活佛名字一样,倍感惊讶。 喇嘛也告诉我一些修法和三根本的主尊是谁谁谁,对修行方面也做了讲解。我一一听闻。也赐予了很多殊胜的甘露和宝物,

    以及传承寺院制作的极其殊胜的加持品。因为跟着喇嘛很多年,所以这个殊胜的解脱物从来没有缺过,也经常给自己和家人服用。

    吃过早餐,陪着喇嘛一起去武侯祠,喇嘛要为寺院购买一些物品,记得中午的时候,在武侯祠一家印制名片的地方遇到一位瑜伽士,我待瑜伽士坐下后,轻声询问,你是哪里是,瑜伽士说我是甘孜的,我问,你是修行人吗?你是做什么的等等,瑜伽士说我是康巴活佛,是瑜伽士,是一个在家的活佛。 我心里想,我没有什么好的供养给瑜伽士,但是我记得曾经有这样的说法,如果供养上师,喇嘛,瑜伽士殊胜的解脱宝物,是会得到上师加持以及许多秘密的力量。 于是我拿出早晨喇嘛赐予我的宝物供养,瑜伽士看了,非常珍惜的用纸包着,然后询问我宝物的名字,仔细地放进自己的怀里。后来因为这个善缘成熟时,瑜伽士成为我的上师,也赐予我无尽的加持,也护持很多年母亲弘扬经幡的事业。

    喇嘛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做的一切,没有说任何破坏的话,等着我圆满这一切。然后我和喇嘛就离开了。

    下午我就到火车站,乘坐晚上的火车回到重庆。这次圆满了我6月初发愿皈依具德上师,获得教法和传承的愿望。 后来的确如我祈祷一般,上师与我缘分非常深厚,在后来的很多年中,都得到上师无尽的眷顾和爱。

    为了获得上师的加持,当时我并不知道上师是否具有相应的祈祷文和修法,于是自己别出心裁的念诵上师的名号,(后来在慈成饶吉瑜伽士获得证实,这是非常殊胜的修法方便)在短短一周的时间内,我念诵10万遍上师名号祈祷,而后自己的确对上师产生了不可动摇的信心,生起上师如老父一般的信念,我是上师的儿子一般的心意。在而后的修行,的确进步非常快。

    皈依上师后,愣严法门就没有再继续修持,但是对金刚经,地藏经也颇为欢喜,每日精进念修,在修了上师名号的念诵后,在对金刚经的念诵中,产生了许多的了悟。后来从慧灯之光书中了解,了悟的属于非常好的,但是缺乏禅宗师父的印证,至今没有询问, 也就不了了之。上师传授的其他法也不疾不徐的修持中。

    在大二的暑假,大约在8月底,在家乡的时候,正觉寺举行七月盂兰盆法会,我前往参加并随喜功德主,供养100元,寺院要求,功德主必须参加法会,于是这天我就呆在寺院。寺院有一个老婆婆,看见我说,小伙子,我教你上香,教你磕头,你以后啊,要做很多事,你要弘扬佛法,你要做大事,你要怎样怎样,说了特别多,这一天我一直听老婆婆念叨这些,自己内心却不以为然, 因为我不可能做这些,但是还是很听话的按照老婆婆教的方法去如何上香,如何礼拜。当晚就住在了舅舅家。

    第二天一早,自己一个人回到家里,父母饭店生意好,加上我一天没有回家,很生气,也数落了我,我觉得很委屈,我在寺院为父母和祖先立祈福和超度的牌位,也跟着参加,父母却批评我。于是我带着自己兼职所得的钱,大约是500元,就出门乘车,想出去流浪,但是自己却不知道去哪里,突然回忆起我大舅给我说过阿坝的事。因为舅舅的单位就在阿坝马尔康,我想,那就去这里吧。

    当我一个人乘车到了成都,当时前往阿坝的班车车站还在成都西门。叫西门车站。买好了车票,住在车站旅馆,一会来了两个一起住宿的人员,一个是阿坝森工队,一个是鹧鸪山隧道工程部经理。两人对我都颇为照顾,两个人换着请我吃饭。一路上也对我照顾有加。

    当时前往马尔康的时候,要翻4000多米高的鹧鸪山,我第一次啊,真的很吓人,真担心死掉了。到达马尔康后,住在当时车站对面的粮站旅馆。看见来来往往的藏族人,内心很不适应。

    我觉得来了,应该去找点事做,于是一个人拿着自己的学生证去找阿坝州教育局,找到教育局领导,我说我是来这里支教实习,领导看了我的学生证说,那你直接去找马尔康教育局,我说我如何去找呢,要不你电话通知一下,(内心想,如果我去找,地方教育局肯定不会卖我的面子,如果有了阿坝州教育局领导的电话,我再去,肯定方便很多),阿坝州教育局和马尔康教育局相隔一条街。

    我去了后,一个小女生问,你找谁,我说找局长,小女生说你找我爸爸啊,我带你去,找到局长说明来意,委婉的表示我已经去阿坝州教育局,教育局领导让我专程来找你,请您安排我的实习支教工作。局长说要不给您安排某乡去,我一听说某乡,心里就吓坏了,因为我的大舅舅就在马尔康上班,曾经给我讲过许多阿坝藏区的事情,我心里知道一旦是某乡,那肯定偏远并且穷困,不能去,我马上说:局长你也知道,我是城里读书的孩子,吃不了那么多的苦,要不你安排在县里。局长说要不就在马尔康县二中吧。

    然后吩咐教育局主任提前给县二中打电话,明天安排车子亲自送我去。我听到这里,心踏实了,也连忙致谢,然后离开,回到旅馆暂住。

    第二天九点左右赶到教育局,教育局主任带着一个司机,开的车是最老式的吉普车,车子比较破旧。然后乘车前往县二中,开了很长时间,随着时间流逝,越开越远,心里直发疑问,一个县二中有这么远吗?车子离开了县城了,县二中居然是离县城几公里的地方。

    送到学校,主任和学校领导作了相应的说明和交接之后,对我做了多方鼓励和支持,然后离开了。

    学校领导颇为重视,随即开始给我教务工作安排,协调我教初中生物,然后给我腾理住宿,我一听,居然是把一个堆放垃圾的屋子清理出来给我居住,我吓坏了。我问有没有实习费,校长说没有。我们这里办公经费一学期才1000多,而且学校还没有找你索要实习费呢。我一听,还有这道理。

    我说,在其他地方实习,学校都要支付生活费,你学校居然还要找我要,没天理。那我不干了,我来实习教书,还要找我要钱。整个垃圾房给我住,不行,我走了。

    当时教材,教案本,教授课程表以及全部安排妥当。我起身就走,然后走到学校外面路边打车就会县城旅馆。其实这件事我真处理的不好。

    回到县城,下午无所事事,于是准备去县城旁边的寺院。等走路到寺院,高原缺氧,真的累人。

    去了寺院,只有一个老喇嘛在。老喇嘛给我打开经堂,让我礼拜,并赐予我红色绳子护身,然后给了我一些熏香,一些加持物品。然后领我到二楼很小的房间,喇嘛坐着给我念经,念完后,我说,我母亲身体不好,你能看一看吗?老喇嘛坐了很久后说,寿命没有问题,但是呢有障碍。

    带着老喇嘛给的许多宝贝,然后回到旅馆,买好第二天回学校的车票,第二天就乘车回到成都,然后乘火车回到学校,回到学校恍如梦。

    即日起,佳鹏(德藏)师兄最新文章将首发于博客吉祥妙光处,欢迎师兄们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等佛子当如佛教言,遵守法令,爱国爱家,敬爱社会,和睦相处,互助友爱,才是实践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