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苦中作乐三年有,熬出修行新征程(十二)


  • 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十二)

    2017-10-22 佳鹏 德藏

    大学的日子是穷并繁忙着,最大的快乐就是周末可以去寺院走走看看。当时最喜欢的就是去北温泉寺,但是寺院在景区内,需要门票,作为学生来说,每次十元的门票还是挺贵的。为了节约这个钱,自己就从景区后山翻山下去。在重庆住过的师兄都知道,重庆的山高而陡峭,北温泉硬是如此,好几次都差点翻到下面的河里去。

    然后从景区后门进入,然后走到寺院,去礼拜三宝,去看佛法书籍,也喜欢点灯,哪怕一次点一个灯。也喜欢在景区内走走看看。

    我记得有一位义工老居士每次总喜欢让我点灯,也会说很多祝福的话,从小时候到如今,我得到太多太多人的祝福,小时候家族里的很多长辈说我乖巧懂事,会做家务,被我妈当女孩子养。也被很多村里长辈祝福,总说我懂事。我到任何亲戚家,也是如此,反正对长辈总是很尊重。

    所以到如今,我没有得到任何长辈对我说过任何诅咒或者恶意的话,我认为祝福就是最大的加持,也是最吉祥的力量,当很多人不断的祝福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一定会好,为什么,我认为每一个人都有属于他的祝福,力量和威力,一个人祝福你,得到一个人的力量,百千人祝福你,你又怎么会拥有恶缘和不吉祥,反之,如果见你的不喜欢你,见你的人诅咒你,不满你,嗔恨你,这种恶的力量会让自己恶运纠缠,自然也很难得到吉祥。

    有一次,我一个人去镇上,走在路上的时候碰见当时已经八十来岁的老婆婆,我只记得是村里的老人,我也称呼问好。老婆婆说你是谁的娃儿,我说我是谁谁谁的孩子,老婆婆说,你这个娃娃好,以后有出息啊这么懂事,我看你印堂发亮,以后不得了。后来回家给母亲提起,母亲才告诉我这是某某家的老母亲。

    小时候我很尊敬长辈,不管是谁,我见面总会称呼问好,也会很尊敬的叫着,当然也得来了无数的赞美。我总说,人总会老去,如果我现在不尊敬长辈,当我老了,肯定也没人尊重我,我也肯定被人嫌弃,我现在对这些长辈好,以后不会有人对我不好。

    从北温泉寺每次看完的佛法书籍,就会送到北碚佛教用品店老板哪里去,也顺便聊天喝茶,这就是自己最大的快乐了。

    后来毕业到成都工作,老板夫妇也是成都人,老板的女儿在离我工作地十来分钟的大学读书,老板夫妇多次电话也找过我,希望成为朋友一样的。长期联系着,但因为自己并不喜欢一事而拒绝了。我读大学的时候,经常有很多宝贝,舍利等,我也给他送过一颗舍利,当时他放在佛塔内供着。

    后来北碚区某高中部一个学生喜欢舍利想供养,他就连佛塔一起卖给他了,他也是请我吃饭的时候才告诉我。当时我就觉得难受,认为佛舍利不应该买卖。尤其是学生,应该保护他们的信心,也应该鼓励祝福和支持。

    大三的时候,我经常一个人来往在成都,重庆的火车上,钱不够的时候,就想办法去兼职挣钱,然后去成都。

    在大三一年,我到成都十多次,也拜见了许多上师,这里不一一例举。一次,在恩师帮助下,专程前往成都拜见青海达日县的班玛罗珠大上师。 到达上师酒店是早晨八点左右,礼拜恩师后,然后礼拜班玛罗珠大上师,上师说请问吃牛肉包子,我说,我不吃的,上师说,你以后可以吃一点点,但是不能吃多啊。我也就吃了一点点。然后得到上师赐予宝石念珠,赐予加持等。

    很奇怪的是,从此以后,我只要吃肉最多每天吃一点点,稍微吃多马上腹痛难忍。简直是对我最大折磨,我如果几天不吃肉,会发现非常想吃,但是一旦吃多一点点,马上不舒服,只能按照大上师的话啦,吃一点点。这么多年,对我简直是最大的折磨和考验。

    其实在大上师说这个话之前,我一直是吃素的。

    在后来的几年,也曾多次拜见礼敬大上师,再后来,大上师委托其心传弟子告诉我说,我非常好。也给以一些授记。 也得到大上师很多秘密赐予的宝物。其中一种是800多种圣物汇集,大上师亲自制作的擦擦,也按了手印。大约07年后就再也没有拜见了。

    后来我到青海果洛拜见我的喇嘛,当时喇嘛有空行母,其空行母是喇嘛根本上师直接赐予的,空行母有非常好的工作,还有一个孩子,但是对我犹如母亲一般疼爱,至今难忘。喇嘛房子是两室一厅,喇嘛佛堂睡觉,空行母一个房间,然后让我直接睡班玛罗珠大上师的专用卧室。我当时非常惊讶。

    喇嘛说,这个房间除了班玛罗珠大上师,夏至秋阳活佛外,任何人不住,就连空行母的儿子回家也不能住,也只能睡客厅。今天让你住,当然了,当晚睡的非常好。(详细文字后续记载)

    大三下学期,因为自己长期劳累,营养不良,本身就先天体质弱小,从小体弱多病。童年的时候家穷没法调理身体,长大又远离家乡读书,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注意身体,读高中一年考上大学,更加伤害了身体,大学长期高强度的学习。造成自己得了神经衰弱症,肺和心脏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疾病。而且稍微坐上几分钟,就站起来头晕,身体衰弱的弱不禁风。

    自己在当时是崩溃的,说实际话,自己根本就没有钱医治,后来得到学校曾经医药生物专业的老师慈悲帮助,帮我联系成都某位老中医,但是需要自己每大半月都乘车前往医治。前后花费差不多两万元。

    当时根本就不敢告诉父母,钱是找老师借的,为了还这个钱,差不多在学校出版社兼职书本打包。打包一箱书付费1元。我整整兼职一年多时间才把老师的钱还完。

    每天自己不单单要学习上课,兼职工作,还要吃药,还要前往成都调理治疗,也要念经,也要看课外书。身体的痛苦实在让人崩溃。一个人常常呆在屋里哭。

    虽然后来父母知道了,但是已经是我身体差不多好了的时候。

    我在生病遭受折磨的时候,我总是希望佛菩萨带着我离开,我不想在这个世界,我厌烦自己的身体,我厌烦一切,我常常流着眼泪祈祷佛菩萨,让我快点离开这个世界。哀嚎痛苦的祈祷着。

    **有时候甚至想冲下悬崖,冲向江河,**北碚区有嘉陵江。我很多时候独自一个人来到江边,看着嘉陵江,感觉在朦胧中看见龙的腾空飞起,看见江上龙的悠然自在。 我触摸江水的时候,感觉抚摸着龙的身体。很多时候恨不得冲向里面,骑在龙身,然后自然飞去。远远的离开这污浊的世界。

    每当这个时候,我总在想,我修法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了什么而修,我学佛,我修行,为何我遭受这么多的苦难和障碍,为什么一再受到身心的折磨。看着天,看着地,没发现自己哪里才有我的家。我总觉的自己是一个流浪无家的孩子。我总觉得哪里都不属于我。

    念经的时候,修法的时候,我总想问三宝,你们的加持在哪里,虽然出现殊胜的征兆,但是却没有三宝三根本来回应我的祈祷。

    在这期间,我是痛苦而不能向任何人宣说,白天自己要微笑面对一切,晚上,自己一个仰望星空,黯然泪下。我每一天都祈祷着自己的离开。但是没有得到答案。

    当时,也许为了清净自己的业力,也许对佛法的信心,我成为当时著名网站的版主,站长为了支持我的发心,专门给我开辟了栏目,让我宣扬愣严法门。此事也成为的精神寄托。

    当时很多佛教导航网站,知名网站的站长,我都与之很熟悉,也建立良好的关系,后来也很受益。的确对自己的佛教方面知识帮助很大。

    从2000年到今,网络佛教最熟悉不过,也对网络佛教的起伏知道的太多太多,也对藏汉佛教的传播,网络佛法兴衰,也对利弊有自己的判断和认知。

    以此缘分,我认识了一位湖南省作家协会的作家。他看见我办的栏目非常高兴,也很赞叹我弘扬愣严法门。后来加了QQ长期联系,非常喜欢我。

    事后不久,作家来到了重庆,与朋友一起开办了重庆某酒楼有限公司,邀请我前去,我前往公司拜见,大家一起摆谈很久,作家后来委托我为公司所有人员进行礼仪和服务方面的培训。后来很后悔啊,没收费,按照当时的价格至少也可以得一万元左右的费用。至少也可以减轻自己治疗费用。

    后来,这位作家师兄回到湖南,我们也常常联系,作家后来到北京某集团工作,是集团董事,邀请我去工作,并愿意给以1%的股权,以及高额的待遇,但是考虑父母身体不好,我是独生子女,不愿离开而拒绝了这份工作。

    大三下学期开始有了另外的修行征途,虽然在大学毕业前,苦难很多,也受到很多的煎熬,身体,学习,能力等等,但是自己幸运的是熬过来了。

    即日起,佳鹏(德藏)师兄最新文章将首发于博客吉祥妙光处,欢迎师兄们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等佛子当如佛教言,遵守法令,爱国爱家,敬爱社会,和睦相处,互助友爱,才是实践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