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去几年,很多学佛的同修来找我交流佛法,男女都有,不过男居士里实在难以遇到几个老实些的,女居士的情况要好很多。可喜的是其中有一位难得老实的男居士,我以前在谈积累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的时候曾以他的情况为例来说明。这位男居士在躁动的大都市里工作,生活,孩子还小,忙于生计,妻子还经常抱怨他花费太多精力用于学佛修行,如此地不易。但是过去两年多的时间,我见证了他的迷惘,虔诚,挣扎,努力,不断的尝试,求法和进步,实在值得我赞叹和随喜。有时候我很惊讶他的精力,忙于工作,家务之余他还能做那么多的放生,朝拜,共修以及帮助众生的善业。
     
      这两年来,我越来越疏于接触佛法同修。这位居士,开始的时候我让他半年来找我交流一次,到今年以来一两个月交流一次,他的真诚的确打动了我,末法时代见到这样一位虔诚老实的在家学佛人是非常让人欢喜的事情。同时,他的修行热情也深深地影响了我,成为我学习的榜样,共勉的法友。
     
      记得我第一次带他去放生,因为他遇到严重的障碍,生活抑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烦恼无有出路,而今他各方面的情况,心境,家庭氛围,信心,运气等都好起来,修行也越来越找到一些感觉了。我想,这都得益于他对三宝的信心,他个人方面的老实,真诚,这是值得我借鉴和学习的。)
     
      过去,总有在家居士跟我抱怨在家人修行多么地不容易,的确是如此的。但是,我总是鼓励不要放弃,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每天闻思一点佛法,在生活里观察一下自心那都非常的好,偶然放放生,每天烧咒轮忏悔几分钟,并不那么难的,一定要保证佛缘不断。纵然我们现在不能修到很好的境界,只要坚持个二十年三十年,勿忘平时积累资粮,等到晚年退休的时候条件就好多了,离临终不远,很多贪嗔痴自然就放下了,那时候一心念佛求生西方是大有希望的。
     
      佛法难闻今已闻,千万不能放弃! 一定要相信,只要坚持,有付出就一定会有进步,收获,所有的逆缘都是佛菩萨对我们的考验,一定要坚信,诸佛菩萨无时不在慈悲加持我们这些罪苦众生!
     
      我一直深信,磨难越大,成就越大!读到这位同修的来信,感觉到他的进步,很为他高兴。为了鼓励三五有缘,忍不住将他今天发给我的邮件节录于此,以资有缘的在家学佛修行居士借鉴,共勉!)
     
    (以下为同修来信:)
     
    顶礼十方三世一切三宝!!
     
    师兄您好!
     
      斋戒后至今已经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在我的修持上发生了许多的事。
     
      我首先从早课的情况开始汇报吧。QQ聊过后当天,我立即找同修借了普贤行愿品,次日早上即开始读此经。当读到忏悔业障这一愿王时,内心开始触动。读完行愿品后继续诵百字明21遍、六字明108遍等功课时,思维到诸佛的慈悲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以致必须暂停下来收拾情绪才能继续。次日虽再没有流泪,但是诵百字明时,第一次能够感觉到佛尊降下的甘露从头顶淋漓而下。有了两日的感应后,我想可能是因为俗世的烦恼增多,逐渐消磨在寺里培养起来的那点清净心,同时把注意力转移到放松上面去了,这样的感应再未出现。直到周五晚上看到师兄关于烧咒轮的博文,周六一早实在的发忏悔心去烧咒轮时泪流满面,连续两天早课如此。只是同时感觉,每当一个修法可以触动到自己流泪,顶多是流泪两三次而已,之后触动感就消失。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内心触动后又再次封闭还是正常的情况?
     
      这个月的早课,始终坚持了普贤行愿为主。时间足够就全品诵读,不行就单纯的偈子,最少也得保证仔细思维十大愿王一次。然后就尽力的安住在什么都不去主动想的状态。一开始是很难放松,从头到脚的放松花费座上几乎所有时间。这段时间,非常的渴望打坐放松,因为完全放松后的感觉实在很棒。
     
      后来放松变得容易了,放松后却很难安住于“当下”,脑子里总是得思维点什么才行,可以不跟杂念跑,但是必须有点东西做才行,于是注意呼吸、检查放松的情况、聆听周围的各种声音、关注脚的麻痹感轮番上阵。近几天,甚至有丁点抗拒打坐的念头。一直谨记佩玛大师的教诲,不奢望任何结果,只是单纯的坐下去,清楚感觉当时的所有感觉。
     
      读经时,杂念也越来越少,由一开始的多到产生停止读诵的念头,到现在读经也犹如在练习禅定。
     
      早上开始打坐两三天后,晚上睡觉前,也开始打坐了。我妈陪我一起坐。第一晚陪我打坐后,她说我给她很好的感觉,让她坐得很舒服。我说不是我,是三宝的加持。我内心不清净,无法直接感受,你可以感觉到。意识到这点,内心对三宝升起了由衷的感恩之心。之后每每思维,都感动得鼻子发酸。
     
      晚上打坐相对比较疲劳,一开始在学放松时还好,但是从能快速放松开始,很容易就陷入昏沉中,脑子里做梦一般闪过许多画面,可以觉察到有这些画面,也可以控制不去跟随画面“展开剧情”,甚至可以在即将陷入睡眠时立即警醒。我本来怀疑这样的情况是否昏沉,直到几天后发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眼睛、大脑其实是紧张的,就肯定这个情况是一种昏沉。于是,晚上的半小时,在能否轻易放松后,主要的内容就是寻找放松与“放逸、昏沉”之间的平衡点。逐渐的我发现自己能够睁开眼睛坐上好一会也不觉得眼睛不舒服。而我以前一试图专注,眼睛就会不舒服,必须闭眼。最近这几天,可能身体恢复了一些,我的脊背在座上开始慢慢挺直。因为一直重视放松,一开始是驼背的,越到后来,脊背自己都要挺直了才能放松。自从脊背自己挺直后,晚上越来越少陷入晕沉,甚至闭眼也如此。这下才能体会到身体端直的确可以消除昏沉。但是也碰上了早课一样的情况:无法安住当下。心必须有所缘才可以。根本无法去面对安住而导致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这个感觉一出现,心思就立即找个东西去攀附了,只好从新拉回来。多次的重复后,也就正好到点起座了。
      
      现在白天,有了一早一晚的不断练习,已经更加容易觉察到自己紧张了。原来只要自己不留意,神经、肩膀,甚至全身肌肉都是紧张的,难怪吃这么多,也胖不了到哪去,全被不知不觉消耗了。一觉察到自己紧张,就立即刻意的去放松。刚开始我还很担心,这样刻意的放松会否成为自己的另一种桎梏。不过随着放松变得越来越容易,这个担心消除了。经过这一个月的不断努力,肩膀、背脊的紧张感,越来越容易消除。
      
      随之而来,我在行走、坐公交时,越来越容易专注起来,头顶的胀满感经常出现。但是这几天,不知为何,又开始无法专注,于是暂时转为一开始的做法:尽力的留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与心念,力保轻松的看自己做戏。不知道这个情况会持续多久。
     
      谨记师兄的教诲,不论座上、座下,第一要点都是放松,其他的暂时抛开。经常性的放松后,说话、做事的速度都可以随心放慢或者加快。同时内心也迅速的软化下来,更加容易被身边的事触动。昨天晚上出席妻子家族的家庭聚会,我本来对外家的人都无多少好感,觉得他们的很自私、自大、看不起穷人等等。可是席间我非常留意保持自己放松,不要让内心的剧情发展,到了聚会的高潮,我忽然发现,自己被他们之间的亲情感动了。尽管他们相互之间为了利益争斗不休,但是内心始终都是有温情的。
     
      我想很快就可以培养起来佩玛大师所说的“容易落泪”的温柔性格。
     
      不过碰到一个问题,在我意识到自己有了厌恶、愤怒、着急等针对别人的攻击性的情绪时,这些情绪立即就会消失,快到自己都来不及去仔细体会。如果是忧伤、无奈等针对自己的抑郁性的情绪时,则没这么容易消失,可以认真的体会一下。我是按照佩玛大师的教诲去体会这些情绪的:不去发展剧情,仅仅是感知这种情绪带来的色身的感觉——揪心感、呼吸急促、肢体下意识的动作等等。
     
      在开始学着去认识、接受自己的内心世界后,经常会为自己的一些反应感到好笑。如果没有看到佩玛大师关于慈悲的开示,我也会觉得别人的过度反应很搞笑。现在知道真正的慈悲是平等的,虽然还无法真的平等对待,但是已经开始摒弃“不学佛的人是可怜的”这个观点。
     
      从上周五早上开始,因为在放松后无法安住,于是干脆在诵皈依发心时,按照佩玛大师的教言,去修皈依、四无量心、自他交换。简单的修完后,再试图去无缘安住一小会。晚上则继续去体会那个平衡点。
     
      我胸口的堵闷感一直很麻烦,在寺里斋戒后,因为心静了,缓解很多,5月22日晚上去听索南格西的讲课时,在聆听一个祈祷文时,大宝-法-王雄厚的嗓音,随着背景音乐的鼓点,一下下的把这个堵塞给震没了。可惜这样清透的感觉仅仅维持不到一个星期,堵闷又逐渐恢复了,不过比斋戒前轻了很多。还有肩膀、背脊一个关节的紧张感,一直存在,只好遵照师兄的教导:彻底遗忘掉。不论座上座下,只要感觉到紧张,就观想肌肉化为白点散开,然后不再留意。上周六晚上烧咒轮时,我观想无数金色的咒轮先是聚集在这里跟胸口,然后再把淤积在这里的众生都带走,观想完后,发现肩膀、背脊很温热舒服的感觉。于是这三天都是这么做的。同时,为了加快疏通这个堵塞感,我早课时,增加了大礼拜,念皈依诸位上师、三宝同时大礼拜,有时间就每位三拜,合计将近五十拜,不够时间就每位一拜,也有十多拜。礼拜完后再盘腿读经、念诵、烧施。
     
      再回到普贤行愿品,这一个月来,读了多次,每次对经中所讲的“法供养”,根本无法理解,以前以为认真行持佛法便是法供养,但是依经意,法供养要比“用行持佛法来供养诸佛”更加的殊胜。我怕去查找答案会看到许多现在不应该看到的东西,所以一直让这个问题悬在这里。
     
      说到这里,顺便提下我妈。原来她一直在看些光碟,内容泛泛,所以知见上面一直原地踏步。我妈的发心,还是为了自己,所以很多执着放不下。我觉得她现在这样的条件,不学习大乘佛法太浪费了,于是让她读前行引导文。晚上打坐前,跟她大致复习下今天看过的引导文的要点。我计划等看完引导文后,请索达吉堪布讲《入行论》的光碟给她看。希望能帮助她破除因缺乏正知见导致的执着。
     
      总结到这里,这个月的情况差不多了,肯定会有所遗漏的,甚至会有些严重问题遗漏掉。但是我想这也是我必须接受的现实。
     
      这两个月,总算搞明白,初步修行的目的应该是了解自我、发现自我、接受自我、开放自我,而不是不停的否定自己的一切。一次介绍一位女同修读佩玛大师的书时,我忽然发现,佩玛大师的目的是教人接受现状、进而安住当下,所以根本不提修行会对人生产生很多积极的改变,反而强调不要期望通过禅修去改变任何东西。有改变的心,既是有对错好坏之分,有取舍之分,于是导致无法安于现状,更加无法安住当下。
     
      而这些改变却会实实在在的发生,不过前提是:放弃对改变的所有期待,专心的去修持佛法。自己长期以来,对佛法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期待:从皈依三年必定改命,到了凡先生,再到某某咒语诵了多少次就可以随所欲求,等等。世间对佛法这方面的种种误会,我实在是应有尽有。现在回头看过去,真是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所幸内在还有那么一点善根,在长期的所欲不能之后,我没有背弃佛法,而是准备去寻找另外一条路。非常感恩老师及时给我指出了一条正确的路。
     
      第一次读《根道果》时,对永给仁波切所说的:解脱的真相是那么的简单,以至于众生都忽略了,解脱的真相无时无刻不在我们身边。觉得不好理解,现在我对这句话开始有了丁点的感受。
     
      另有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当修法时因为内心受到触动而流泪时,应该安住这个触动,还是结束它继续修法?

    感恩

    感恩十方三世一切三宝加持!

    敬上

    忏悔!

    回向!

    南无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