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诚挚祈祷获加持,辩才无碍如愿得(十三)


  • 2017-10-23 佳鹏 德藏

    我虽然很多时候好像有些智慧,但是真正来说非常愚笨。几岁的时候,我的某长辈问,3+2-5等多少,我不知道,不会算,我的堂弟很快就知道了。这成了我一生的阴影。

    后来随着年长,也没发现自己的智慧增长多少,非常痛苦,很多时候面临事情的时候明明知道如何做,但是嘴巴表达不了。

    在读高中,大一翻阅大量的课外书本学习,内在知识非常丰富,但是依然不会表达一丝一毫。

    在大二学佛后,当时修持禅宗,也没有看到有口才、辩才方面的详细教授,我在网络上查阅藏传佛教法门,虽然有语狮子文殊法,黄文殊,以及其他很多祈祷文,但是自己并没有上师传承,所以也不敢修持。我对传承非常看重,如果没有传承的法,我绝对不会修持, 如果不是我当面祈请上师,上师亲自口耳传承,我也绝对不会修持,关于网络传法,我不赞同,也不反对,但是我自己从不依靠这个来做闻思修行。

    我认为,作为修行人,还是依靠依靠传统的方法去修持,因为过去的所有上师都是这样修持,也是这样得到成就,我不认为自己的根基超越过去的上师,所以我要老老实实的按照传统一步一步的去修。

    当时缺乏智慧口才,我的确非常痛苦,大二皈依汉传师父后回到学校不久,我在大学校园的路上心中不断思维,我如何才能得到殊胜的智慧和口才。

    现在依然还记得很清楚,在大学中文系后面的树林里反复抉择,突然内心升起这样的感受。

    念诵佛号,修持密咒,念诵经文,以及念诵一切上师编著的祈祷文的根本妙义,就是祈祷加持。祈祷一切佛菩萨的加持,把身口意全部献给佛菩萨,彻底的丢弃自我,融入佛的智慧觉性,从而得到真正的成就。

    升起这样的感受后,我又想,念诵佛号我不喜欢念诵,念诵经文颇为费时,念诵密咒,没有传承,念诵很多上师编著的祈祷文,因为并非自己所写,自己不太有信心,怎么才能具有独特的祈祷,迅疾的得到加持?这时,反复祈祷三宝加持我,赐予我修持的方便。

    这时,我反复思维后,决定依照自己的方便来修持,怎么修持呢,就是祈祷,但是祈祷的内容怎么说呢,我就说祈祷一切佛菩萨加持我,赐予我智慧如海,辩才无碍,我觉得平淡的念诵并不能得到真正的加持,于是我准备在内心进行唱诵。非常深情具有力量的唱诵祈祷。就像唱歌一样的祈祷。 但是呢不念出声。随时随地的这样来修持。然后观想自己在祈祷的时候,虚空上下,自己身体外面十方虚空都充满着无尽的佛菩萨,非常欢喜的赐予我加持,满足我的愿望。

    这样的祈祷方式非常精进的念诵不到半年,我恍然觉得,我的口才突然大变,无能何事,无能心中想要表达什么,无论自己想要回答什么,不论世间,还是出世间的修行上,都得到非常不可思议的变化,也许别人问到我不懂的东西,只要别人稍微一提示,我就可以明了通达。这样的祈祷,我如今依然偶尔修持,成为我最受益的方便法之一。

    口才智慧大开之后,我后来在拜见许多喇嘛活佛上师的时候,带来了无穷的受益,因为自己口才的原因,我每一次求法从来没有出错,也没有任何上师不传授佛法,也没有任何上师不答应我修行的要求,包括我自己索取圣物,有些圣物按照那些商人的说法,上百万的圣物古董,不需要丝毫费用就得到。

    在读大二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未来的社会,有能力的人会越来越多,但是如果不懂得人际关系,不懂得如何善巧智慧表达一切,很难在社会上进步,未来的社会就是人际关系学的社会,也是能力突发的社会,同样,庞大的社会关系足以给自己带来无尽的利益。

    所以也由此引发我对自己口才智慧的不满,也才开始精进修持祈祷法,获得少许的智慧辩才。

    而后在跟随喇嘛修持藏传佛法的时候,也在反复思索究竟修持什么法才能得到殊胜的利益, 当时的网络上非常广传地藏法,包括多昂活佛的地藏法,很多祈祷文,很多普传法,包括网络共修也开始兴盛起来。

    我觉得这些法虽然殊胜,也很有利益,但是我觉得作为个人众生修持的话不够。我也觉得任何秘密的法一旦广传,也容易散失很多的加持力,不太容易产生法验,久修方能应。

    也许是因为自己严重的分别心,所以对网络上广传的从不修,仅仅作为自己了解佛法的参考。

    因此,也让自己对未来修行的路如何走,引发了思考,我也祈祷上师三宝给我指示。事后不久,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颠倒的末法时期,一切苦难都会频繁出现,障碍和恶浊不会越来越小,业力不断流转,末法时期随着时间会越来越浓,佛法的加持也会越来越衰退。

    很多过去修持的殊胜法到了现在却不是最好的,表面上的福报会越来越好,人的智慧会越来越小,业力会越来越重,人会越来越自私,越来越强调自我。未来一定会变成一个人人都不相信的社会,也有可能连自己也不相信的社会。

    当时,自己在有这样感触的时候,我觉得应该从密法的角度来说,那些法最能度化众生?经过我反复的思量,我认为极猛愤怒尊和空行法最能教化这个世界。

    后来自己到了藏地,询问了很多隐秘的瑜伽士,大上师们,都认可我的凡夫分别想法,上师们说,以前修一个祈祷文,或者一个寂静的法,或者修普通的法都非常容易成就,慢慢的,要修一些愤怒的法,再后来要非常愤怒的法来度化。

    当自己了知到,末法时期需要极愤怒尊,空行法才能得到殊胜利益后,我在后来进藏全部求法的路上,从没有求过任何一个寂静尊,一个普通的法教。我永远挖空心思去找上师求取传承中最为隐密,最为愤怒,最少教授和没有广泛传播过的空行法。

    当然,其中离不开上师三宝的恩德赐予,上师们也从来没有拒绝过我的求法,不管我的求法是如何的刁钻,还是如何的苛刻,老上师们也是尽力满足我。我至今认为,我的一点一滴的吉祥和幸福,都是上师三宝给我,与我的世间能力没丝毫的关系。

    在学佛后,一直到今天,我都保持一种理念。我世间方面,从不求。我只求出世间。修行也好,念经也好,几乎没有给自己回向过,包括进藏遭遇很多的障碍也没有回向过。

    我认为我是佛弟子,我在世间的好坏与否,取决上师三宝,与我无关,我在出世间能不能成功,取决自己的修行。我的心做不到世间和出世间都修持圆满,唯一的办法,我选择出世间,把世间的全部留给佛菩萨去想去思考去安排。

    后来在遇到恩师还有其他一些活佛在聊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活佛说你这个人就是太赖,我说,我在世间所有一切的显现都是佛菩萨的安排,如果我生活的开心,不是我的事,是佛菩萨的事,我遭受障碍也是佛菩萨的事。如果我工作事业好,以及其他方面都不错,说明佛菩萨的安排很好,至少给世间的人证明了一点,学佛是可以改变命运,学佛是可以变好的。

    如果我在世间显现的像乞丐一样,证明两点, 要么我修行错误,得到惩罚,要么就是佛菩萨没有加持。活佛说你这个很像耍赖的人。我说,不管咋样,我就这样想的。佛菩萨看着办吧。

    其实我始终坚信一点,学佛完全可以改变一切,如果学佛不能改变一切,学佛的意义在哪里呢? 如果我们学佛了,还能被算命先生算准我们的命运,只能说这是我们的悲哀,而不是算命先生的厉害,我们学佛连命运都没有改变一点,还被一个普通人算准了,自己是不是很悲哀。

    曾经有师兄问我,修行能不能改变面相,我说,如果修行连面相都不能改变,这个修行不修也罢。 汉地有一句话,相由心生,而心受业力深浅所主控。业力浅薄福德深厚,其人身相必然显现相应的福报智慧,不可能大福报者显现乞丐的面容,乞丐无论怎么伪装也变不了福报者的身相言行。

    修行,佛法入心,必然改变一切业力因缘,自然身相得到扭转。说实际话,我的相貌并非端正,然而学佛后,我的相貌几乎是一年一变,没有越变越丑。从相貌而知前世今生,也知未来。必然如是。

    在我小时候,很多算命者说我未来的妻子是富贵家族的女子,我依靠女方幸福一生,不需要操劳任何事,过的非常舒心。

    我学佛后,也许是傲慢,也许是自己的分别念,我决定扭转这个情况,我是一个男人,我不喜欢依靠女方生活,我觉得与我男人的身份非常不符合。我认为我的未来是要依靠自己,我认为自己的未来要自己掌控,我是一个非常大男子主义的人。

    于是发愿,愿得到三宝加持,遇到一个孝顺父母,家庭和睦,妻贤子孝的家庭,不管女子相貌美丑,只在意品德吉祥美洁。如果这个女子不学佛法,愿跟随我一起修持佛法,对我的一切修行乃至世间得到全部支持和鼓励。

    我始终认为,学佛本就为改变而生。 在跟随喇嘛修持藏传佛法后,我在网上看见最多的就是听上师的话,要随缘,注意缘起等等类似的话,我看了非常反感。

    我认为学佛者应该有无畏的心,要有勇于承担前进的心,要有积极创造和改变缘起的心和力量。 这样才能满足自己的心意,自在一切。(后续求法文章详细提到这种方法,我如何运用然后满足求法和修行)

    赞叹文

    法性总集莲师尊

    妙海吉祥诸佛子

    集聚圣者之化身

    破遣黑浊皎明月

    莲花金刚我顶礼

    祈祷事业任运成

    我等佛子当如佛教言,遵守法令,爱国爱家,敬爱社会,和睦相处,互助友爱,才是实践佛法。